白大伟神情一滞,讪讪的说道:“林总您忘了,昨天咱们说好的,今天我在福康药业辞职,然后到您这边来上班。”

黑寡妇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冷笑的盯着他。

白大伟心中一阵发虚,说道:“林总,您这是干什么?

黑寡妇这才说道:“没错,昨天咱们确实谈过这件事,不过我当时有两个条件,要你当众辞职才行,你做到了吗?”

白大伟说道:“我做到了啊,今天我就是在福康药业体大会上辞职。”

黑寡妇冷笑道:“你确定是辞职,不是被人赶出来的?

“这……”

白大伟心中猛然一紧,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黑寡妇说道:“是不是辞职咱们不说,毕竟那都是次要的,代理权呢,你能把代理权带过来吗?”

白大伟咬了咬牙,“当然能,安以沫可是我表妹……”

还没等他说完,突然啪的一声脆响,黑寡妇狠狠的给他来了一个大嘴巴,那张油腻的大脸瞬间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林总……”

羞涩晶晶的初秋风采

白大伟捂着被打的脸颊,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姓白的,你胆子不小,竟然连我黑寡妇都敢骗,有没有想过后果?”

白大伟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说道,“林总,我没有骗你啊。

“没有骗我,真当我是傻子?”黑寡妇冷笑道,“刚刚福康药业被暂停了代理权,而你也被像狗一样扔了出来,当我不知道吗?

你这个人脸皮还真是厚,人家根本就没拿你当什么狗屁表哥,自己一个劲儿的往脸上贴金,现在露馅儿了吧?

如果你真的能把代理权带过来,我说话算话,肯定给你副总的职位跟千万年薪。

可是你现在呢,就是一个狗屁不是的烂肉,我要你干什么?”

白大伟脸上已经彻底没了血色,此刻他已经明白了,黑寡妇一直对福康药业处心积虑,怎么可能不安插自己的人。

所以那边发生的事情这边已经第一时间清清楚楚了,根本不给自己钻空子的机会。

黑寡妇说道:“看在你帮我查清了到底是谁帮助福康药业拿到了代理权,今天我就饶你一次,赶紧滚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白大伟迟疑了一下,愤怒的叫道:“原来你跟我说的一切都是假的,目的就是想让我跟王紫妍闹翻,然后搞明白是谁帮助福康药业拿到代理权?”

“看来还多少有点脑子。”黑寡妇戏谑的说道,“不过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既然已经查出了谁在这捣乱,你就已经没有了价值,赶快滚吧。”

“敢耍老子,我跟你拼了。”

此刻的白大伟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张牙舞爪的向黑寡妇扑了过去。

可还没迈出几步后,脖子一紧便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掐住,是狼蛛,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虽然肥胖如猪的白大伟足有200斤以上,但在狼蛛手中却犹如小鸡子一般,直接被提着扔出了办公室。

最后被外面的一众手下拳打脚踢,然后扔出了凯丰药业。

满脸是血的白大伟趴在地上,心中充满了悔恨。

美梦被自己戳破了,好好的一份工作也被自己弄丢了。

本来销售部副经理的位子坐的舒舒服服的,自己没事干嘛去要招惹那个姓叶的,现在倒好,一切都没了,把自己搞得凄惨无比。

狼蛛回到办公室,对黑寡妇说道:“老板,已经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查清楚了,果然跟这个废物没有什么关系,原来一直是那个姓叶的小子在后面搞鬼。”

黑寡妇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幽幽的说道,“叶不凡,真是越来越神秘了,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能量,竟然能够左右龙腾药业的决定。”

狼蛛眼中闪过一抹凶光,凶狠的说道:“老板,要不要我去把那小子干掉?

“干掉?你以为一个到现在我们都没查清楚身份的人,是那么容易干掉的?”

黑寡妇说道:“我还真是好奇,他到底是谁?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身份。

王德福还真是好命,关键时刻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女婿。”

狼蛛说道:“我们该怎么办?”

黑寡妇说道:“当然是继续玩下去,以前的福康药业太弱了,拿捏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趣得多,我倒要看看这个姓叶的小子到底藏了多少底牌。”

王紫妍回到家里,王德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没有出门,看到女儿进门有些错愕的问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召开体大会吗?怎么回来了?”

昨天招标成功的消息让他一晚上没睡,着实兴奋了许久,不过本着培养女儿接班的想法,并没有参与福康药业的运作。

“这个……”

王紫妍脸颊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不过也知道这种事情拖不过去,最终只能咬着牙,将开会的经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混蛋,有你这么做人的吗?良心都让狗吃了。”

王德福听完之后怒不可遏,抓起一只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怎么了?你这个死老头子,干嘛跟女儿发这么大的火?”

听到这边的动静,郝红梅急匆匆的从卧室里面跑了出来,把王紫妍护在身后。

王德福依旧怒道:“不管怎么说小凡也是你的未婚夫,你们两个是有婚约的。

抛开这个不说,人家治好了你的伤,等于给了你第二次生命,而且刚刚帮着公司要回了5000万的债务,又帮你销售出5000万的产品,帮助公司解了燃眉之急。

如果没有小凡,你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对着镜子哭,这辈子都废了。

调头来看看你是怎么做的,竟然要把人家赶出去,告诉我,你的良心在哪儿?”

“我……我……我当时也是为了公司好,急着要拿到龙腾药业的代理权,就没想那么多。”

王紫妍自知理亏,低着头,被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是没想那么多吗?我看你是没良心。”王德福怒道,“现在好了,赶走了小凡,也弄丢了代理权,这就为公司好了。”

王紫妍喃喃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是他帮助咱们家拿到的代理权,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能怪我吗?”

“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吗?竟然怪小凡,人家不说那是知恩不图报,你以为每个人都喜欢把对别人的帮助都挂在口头上?”

王德福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竟然生了这么一个没脑子没良心的女儿。

郝红梅说道:“好了,多大个事儿,还没完没了了,女儿也知道错了不是。”

王德福怒道:“这还是小事吗?都是你把她宠成这个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