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龙夕若很快就恢复了一些状态,或者说是暂时克服了某种连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恐惧感。

‘望’的力量显然是这突如其来的浓雾的关键——即便如此,洛翩跹也不可能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那就只能够说明‘望’的力量泄漏还带来更多的影响。

因为是自这一带群山的山脉地灵的灵脉当中诞生,在越靠近灵脉真穴的地方,‘望’的能力就越发强大,从而引起了空间的部分扭曲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如今自己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如果一直放任着‘望’的力量外泄,回来带的影响也难以估计。

更何况如今适逢十年一度的蓬莱之会,道协和妖协群雄汇聚,难免不会发现此地的怪异……一条可以化龙的灵脉,还有已经化龙成功的‘望’,不管是对于道界,又或者是对于妖怪来说,恐怕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心中将当中的利弊权衡了一番之后,龙夕若很是无奈地发现——借助眼前这个男人的能力,兴许是摆平这件事情的最优选择。

只不过……他说正在放假什么的,能信?

龙夕若忽然心中一动,想起洛翩跹偶尔会说关于洛邱的事情的时候——这只小蝴蝶偶尔会说老板人很好,很照顾她之类的说话。

“‘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暂时不知道。”龙夕若此时看着洛邱,忽然说道:“我现在无能为力。不过翩跹倒是刚刚从我面前消失不见了。”

“那孩子也来了?”洛邱愣了愣,想起来他也有短时间没有见过洛翩跹的。

龙夕若此时点了点头,翻着白眼道:“不然觉得我现在这模样,是怎么来到这种地方的?”

清纯小妹头戴波点发箍清新可人美照

洛邱微微一笑,只当作没有听见龙夕若前后两句话中一些隐约的抗议和不满,只是淡然道:“我知道了,我们先把那孩子找到吧。”

龙夕若此时飞快地把自己袖子给拉长了一些——上次体院馆事件,她就是从手腕上被放了大量的精血。

“走吧。”洛邱微微一笑,顺手就牵着了龙夕若的手掌。

“做什么?”龙夕若瞬间就不满地大喝了一声。

洛邱直接道:“要是也跟丢了会比较麻烦,这样就比较不容易走散不是吗。另外,也是为了比较节能。毕竟驱散这些浓雾要多费一些功夫……嗯,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暂时忍了!

龙夕若咬了咬牙,但却直接把自己的袖子拉过手掌,隔着衣服才不情愿地让洛邱给牵上。

只见洛邱也没在意,走在了前头,但是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他忽然道:“如果想要变回来的话,说一声就行了。”

什么?

龙夕若一怔,下意识地抬头看着洛邱的背影……说一声就行。

说一声,仅仅只是一声,但同时也代表着低头……代表自己是错的。

她低头跟随着洛邱的脚步,沉默不语,这一声反而是千难万难。

“先找到翩跹再说吧。”龙夕若徐徐吐了口道:“那孩子找不着人,现在估计是慌了。”

“龙小姐对人其实很好呢。”洛邱笑了笑道:“那次的事情,再一次向说一声抱歉……她对我来说,是没有办法可以取代的人。”

龙夕若微微张口,“……拥有一切的?”

“对于龙小姐来说…”洛邱轻声道:“作为神州真龙的来说,也是拥有一切吗。”

拥有一切吗……曾经。

忽然,尽管隔着一层厚厚的不料,但龙夕若发现这个家伙的掌心从一开始就是暖的……很久很久之前,好像也有过被人这样牵着手往前走的时候吧。

也是这样的只能抬头才能够看见的一具高大的背影。

“对了。龙小姐,圣诞节时候给送去红枣有吃吗,我听优夜说那是某个地方的特产,补血滋补的功效很不错的。要是喜欢的话,回头我可以再给拿点。”

“滚!!!吼——!!”

龙夕若超凶。

……

……

武当上,某山峰的竹林中。

‘莫小飞’正在一边熟练着手机的操作,一边看着追风朝着一块巨石挥动着拳头。

如今对于‘莫小飞’来说,手机操作已经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得心应手——除了所谓的通信录上的电话没有一次尝试拨打之外,基本上所用的功能他都已经掌握。

手机游戏什么的他没有兴趣,并且实在想不明白现在的人为什么会对手机上的一些纸片人发情,卡池什么的不就是骗钱的玩意?

真是可悲的家伙。

‘莫小飞’最喜欢用的还是追风口中无所不知的‘度娘’,古今上下五千年,神州大地的历史变迁。

他又一次地为沧海桑田而感叹着。

忽然追风正对着巨石挥动拳头打出的响声停了下来,‘莫小飞’皱了皱眉头看了过去,只见追风此时双手自然地垂下,闭着眼睛。

猛然间,追风动了,并且又一次打出自己的拳头——拳头的速度不快,甚至可有些慢,并且当拳头接触了巨石的瞬间,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追风的拳头就这样抵住在巨石之上。

不久之后,追风睁开了眼睛,并且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出来,与此同时,他眼前的巨大石块一瞬间化作了沙尘,直接流落在了地上。

巨石竟是直接变成了土堆。

‘莫小飞’诧异地张了张口——前后不过是两天的时间,这个追风竟然就把他的天子武学‘皇极惊世拳’的第一式学会了。

这个孩子……不,这小妖怪难不成还是一个武学天才来着?

“大哥!!”追风此时一脸兴奋地转过脸来。

‘莫小飞’则是点了点头,“还算不错……追风,先休息一下吧,同时好好地体会一下方才打出这一拳时候的感觉。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如同本能般地使出这一拳,就算是真正学会这一式拳法了。”

追风二话不说就盘坐了起来——这主要是有样学样,学着‘莫小飞’做的。

见追风还算是听话,‘莫小飞’就有开始翻动着刚刚用手机查出来的民国史看了起来,“嗯……这毛姓之人,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大才。”

可就在此时,追风忽然睁开眼睛问道:“对了大哥,咱们还去不去找布衣道的人啊?”

“布衣道?”‘莫小飞’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追风觉得自己也要必要提醒一下现在的莫小飞大哥……或者可以帮助他变回原来的模样?

“是啊,之前不是说要去找布衣道人吗?”追风把自己有限的情报共享了出来:“说什么泰山上有蓬莱大会?”

“泰山……”‘莫小飞’却忽然沉默了下来,并且朝着远处看去,低声道:“封禅。”

他渐渐地陷入了沉思暗中。

“大哥?大哥?”

“追风。”忽然,‘莫小飞’沉声叫了一句。

这让追风下意识就坐直了自己的腰板,因为这两天的时间,他越发地感觉到‘莫小飞’大哥正经起来的时候,威严太重,让他本能地就变得拘谨起来。

“随寡人去一趟泰山吧。”

“哦……好的!”追风点了点头,“那还是我骑着飞过去吗?放心吧,这次我不会带错路的啦!”

“放肆!!竟敢骑在寡人身上?!”

“对对、对不起!!”

“哼!要不是见尚算忠心,就凭方才之言,寡人就必定死罪!”‘莫小飞’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现在的大哥,好像不是很好说话啊……追风叹了口气,只好追着上去。

不过追风倒是心中一动,飞快地疾走了两步,随后身体往前倾去。瞬间,追风的体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过片刻就从一少年的模样直接化作了一头灰色毛发的巨狼。

“大哥,来骑我好了!”

‘莫小飞’皱了皱眉头,不过看追风化作的灰毛巨狼也算是威风,眉头才渐渐松了开来,淡然道:“不必了,这现代有一种叫做动车的工具,寡人想要坐一坐。”

追风只好低着头道:“但是我们的钱不够啊,大哥……”

“莫慌。”‘莫小飞’此时淡然道:“寡人在那竹林小屋中搜到一些现代的钱币,应该是那想要加害寡人的邪徒留下,拿去用便是。”

大哥什么时候去翻人家的柜子了啊。

……

……

从前辈的店离开了之后,莫默很快就带着展儿找了一家当地看起来比较普通的民宿给这暂时休息了下来。

前辈说展儿会清醒过来的,那么莫默的打算就是等展儿自己醒过来,不然这一路上带着昏迷的展儿赶路实在有太多不方便的地方。

民宿的老板娘看起来还算不错,莫默交了一些钱之后就直接给住进去了,只是这老板娘看着自己的目光多少有些古怪,让莫默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本以为这老板娘可能会是道协某些家伙的眼线,所以悄悄地调查了一番,却发现这个老板娘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十分喜欢看一些美男子和美男子不堪入目的东西,才反应过来……这老板娘那怪异的目光到底是什么。

——生活总会碰到诸多不顺的时候,一颗清静平常心就过去了。

记得这是小时候师傅长河道人常常教导自己的道理。

这么些年过去了,莫默也不知道这些道理自己到底学会了多少,又体会了多少。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颇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感觉想象中的仙道并没有这么的美好。

中午的时候,莫默谢绝了老板娘邀请的午餐,打算自己外出找点吃的,顺便打探一下此时泰山蓬莱之会的消息——尽管对于在这种小地方是否能够打听什么抱着疑问,但心中想着总比坐以待毙好的莫默很快就从老板娘借来了一套衣服,随后出了门。

莫默在外头胡乱地吃了点东西之后,在小镇上逛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便打算前往小镇上的一家纸铺补充一下自己的装备。

尽管对于天师道来说,使用的符咒都是特制的,并且每一个步骤都有着严格的要求,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些劣质的,甚至可以成为废品的道具,对于莫默来说都要比两手空空好得多——他的行李还留在卧龙山庄当中,而这一路逃离又把身上常带的用品消耗赶紧,如今他的身上除了一柄来历不明的黑色木剑之外,可谓是连白板装也没有。

但他很快就在纸铺侧边出来的巷子处停了下来。

因为他察觉到了这附近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这附近似乎有妖怪来过。

莫默这才突然一惊,自己是被道妖两界搜捕的目标,道妖两界自然是想方设法地想要找到自己……那么自己可能会找纸铺补充一下,恐怕早早就在对方的计算当中。

只怕自己一旦出现在纸铺之前,就会引来妖怪的窥视了吧……不知道附近又有没有道界的人隐藏起来。

莫默叹了口气,只好原来退回,放弃了补充符咒用品的想法,只是此时,他却突然嗅到了一阵轻微的血腥之气。

似乎存在着打斗。

莫默皱了皱眉头,暗自想着,会不会是道妖双方的人马在暗中打斗了起来?毕竟在之前逃离的阶段,莫默就不止一次看见道妖双方的人马开战……而事实上,错非这双方人马原本就不合,莫默有好几次也很难找到机会逃离。

既然这样的话,或许能够打听出来一些有用的消息。

莫默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清楚后一下卧龙山庄与鲲鹏山庄,以及‘特殊国家土地管理局’的动向,才能够更好地为今后做出打算,于是便悄悄地循着那股轻微的血腥味走了过去。

噗哧。

在一条暗巷当中,莫默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同时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一道身影倒在了地上,巷子两边的墙壁之上是飞溅而出的鲜血……而此时,一名背着画筒的女孩手上正拿着一柄奇异的长刀,缓缓地插入了这倒在地上的身影的身体之上。

是一名妖怪……

当它死亡之后,它明显暴露出来了原本的模样……似乎是白虎族的妖怪!

只见此时,从这名白虎族族人的尸体之上,一团灰蒙蒙的光团缓缓地飞出,然后飞入了这女孩手中的一个盒子当中。

天师道不乏与鬼怪打交道的机会,几乎是瞬间,莫默就知道这飞出来的恐怕就是这白虎族妖怪的灵魂!

而眼前的这个拿着长刀的女孩……

她此刻也缓缓地转过脸来,秀美的脸颊上还有这一两滴的鲜血,可她的嘴唇出却吹出来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粉红色泡泡。

啪——!

泡泡突然破了,莫默看清楚了这女孩的模样——这赫然就是在卧龙山庄中,盗走了自己身上东西的那个来历不明的白发女孩!

“哦,零花钱又来了呀。”

这白发女孩此时微微一笑,手上的长刀搁在了地上,缓缓地朝着莫默拖着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