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艾米的话有点奶声奶气,但却透着一股认真的态度。

两只小手抬起,两束蓝紫色的火焰骤然升腾而起,空气被烧灼出来两道白气,然后骤然坍塌变成了两团拳头大小的火球。

听到对话,古迪尼亚有些讶异道:“餐厅里有人?”

“人在就更好了,放心吧,加百列解决这种事情最有经验了,一会就让他们跪着出来给磕头赔罪。”德沃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兴奋起来,欺负弱者,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每次这样做的时候都会觉得莫名有些兴奋。

“呵,小屁孩,难道以为用这么一颗小火苗就能吓跑我吗?虽然我曾经是一个骑士,但是我加百列可从来没有不打小孩的狗屁原则,惹恼了我,一样削。”加百列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艾米手里的火球,目光看向了依旧坐在桌前的麦格,有些嘲讽道:“就是这家餐厅的老板吧?听说打了我老板的朋友,我是来给他找场子的,是自己带着这小杂种跪着出去,还是要我动手?”

“这火球?”约翰尼看着艾米手里的小火球,眼睛却是在慢慢瞪大,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麦格看着加百列猩红的眼睛,表情依旧淡然,但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根筷子。

“红眼兔,我不吓,我是要打哦。”艾米看着加百列认真的摇了摇头,然后把手里的两个小火球同时丢了出去,嘴里叫道:“去吧!小火球!”

两团只有小孩拳头大小的小火球飘飘摇摇的向着加百列和约翰尼飞去,看着速度不快,却眨眼间就到了两人面前。

“嘁!”加百列有些嘲讽的笑了一声,手里的长剑随便扬起,轻轻拍下,这种程度的火球,连火花都算不上,一个四岁的小屁孩,难道还会魔法吗?不过是随手就能拍灭的火光,不知好歹的东西,就要让他们吃些苦头。

“小心!”约翰尼却是面色剧变,身上光芒一闪,一个红色的魔法防护罩已然升起,手中魔法棒挥出,似乎想要释放什么魔法,同时人已是向着门口方向退去。

粉色暖心爱笑的女生图片

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

“砰砰!”

两声爆响几乎同时发出。

加百列的剑刚碰到火球,火球已然炸开,百炼长剑瞬间崩断,恐怖的气浪伴着烈焰直接直接把他炸飞出了餐厅,啪嗒一声落在了外边的街道,浑身焦黑,趴伏在地上,身上到处是恐怖的伤口,嘴里吐着白沫,猩红的目光满是不甘的看着餐厅门口的方向。

而与此同时,另一颗火球也是在约翰尼的面前炸开,他身上的魔法防护罩在勉强支撑了一会之后,彻底消失,而他想要释放的魔法根本没来得及念出口,黑色魔法棒在热浪中化为碎片,人也是被炸飞,只来得及在最后时刻在身上丢了两个水球术和一个冰冻术,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圈,跪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一手扶着地面,已然站不起来了。

餐厅里的桌椅也是被恐怖的气浪掀翻了不少,不过神奇的是桌椅地面和墙面没有丝毫破损的,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一片狼藉。

“好……好厉害!”亚北米娅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只有四岁,瞬发的火球术威力已经逼近四级魔法师了!”莎莉同样一脸震惊的看着艾米,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两个大魔法师会抢着想要收艾米为徒,这样恐怖的天赋,诺兰大陆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了。

“加百列!约翰……尼……”德沃看着从餐厅里飞出来的两人,面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这可是他酒馆里最强的剑客和魔法师,刚刚餐厅里到发生了什么?那恐怖的爆炸又是什么引起的?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知道,这一次,他们算是踢到铁板上了!这家新开的餐厅,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德沃,我们赶紧先溜了吧,那对父女可是无法无天的!”古迪尼亚也是面色剧变,拍了一下德沃的肩膀,当先就向着马车上爬去。

“哼,原来又是!坏蛋,别跑,吃我一个小火球!”艾米走到了门口,看着正在往马车上爬的古迪尼亚,有些气鼓鼓的说道,手一挥,一颗小火球向着马车飞去。

“小心!这火球的威力极其恐怖!”约翰尼用尽力气叫道。车夫闻言直接跳下了马车,就地滚进了一旁的树丛里。

德沃和古迪尼亚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火球,思维和动作似乎都被凝固了一般,火球从两人的中间穿过,直接在马车之中爆炸开来。

“轰!”

一声爆炸声响起,火焰升腾而起,站在马车旁的古迪尼亚和德沃同时飞了出去,双双扑倒在地,身上衣服尽毁,到处是烫伤和炸伤的伤口,趴在地上看着站在麦米餐厅门口的艾米,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然后就接连昏了过去,生死不知。

“记住了,我,艾米,真的超凶的!以后都要乖乖的,不许来闹事了!打扰我吃饭,真的超讨厌的!”艾米看着扑倒在门口的四人,认真的说道。

“小……小杂种……”加百列抬头看着艾米,手指慢慢向着掉落在一旁的断剑摸去,猩红的眼睛之中有着癫狂之色在凝聚。

“啪嗒。”

一只鞋子踩在了那把断剑上,麦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门来了。

“小米,先进去吃饭。”麦格看着艾米微笑着说道。

“好哒。”艾米开心的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餐厅。

“一个……只敢躲在女人背后的家伙……”加百列抬头,癫狂的看着麦格。

“配不上骑士这个称号,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骑士的八大美德,一样都没有。”麦格并没有因为加百列的话变得愤怒,反而愈发冷静,带着几分嘲讽和怜悯看着他,慢慢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对于一个真正的骑士,应该怀有敬畏,我站在身后,却有时刻为她而死的勇气和决心,我是麦格·亚历克斯,当然,只有死人,才能听到这句话。”

“……”加百列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只是之后的都被喉咙插着的那根筷子卡在了喉咙里,绝望的目光追随着起身向着餐厅走去的那道背影,至死都难以相信自己最后听到的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