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面对一双双急切的眼神,陈小山没有卖关子,痛快的点头说道:“老板是有这个想法……”

“万岁!”

“万岁!”

陈小山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办公室里就被一阵“万岁!”声给淹没了。

其实相比于那些一线工人们来说,这些车间主任、班组长们对房子的渴求完不弱半分,这个时代,工人和干部们的收入差距并不大,还严格遵循着“只是革命分工”不同的时代特征,现在听说公司要盖职工家属区,就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自己就极有可能分到一套新的房子,他们怎么可能不激动?

“大家先别激动,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陈小山赶紧说道:“老板现在有了这个想法是没错,可现在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家属区建在哪、要盖几栋楼,这些都还没有确定。

不过大家也别着急,公司回头就跟市里的领导协商地皮的事,大家都知道咱们公司有钱,这事儿还是大老板亲自点的头,只要市里把地皮给咱们批下来了,咱们的家属区很快马上就能开工……我明白大家伙儿的意思,不过大家伙儿尽管放心,我还指望着能分一套大房子呢,我能不上心么,大家伙儿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笑的同时,诸位基层、中层的领导干部们也终于冷静了下来:是啊,这可是一套房子啊,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这可都是一件大事,陈厂长怎么可能不上心?

人群中立刻有人高声喊道:“厂长,您再说说这次分房子的章程到底是怎么样的?”

对啊!

刚刚正高兴不已的基层、中层干部们瞬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分房子了,这是好事,可这房子到底怎么分?具体说来就是我能分到一套多大的房子?

美女高腰牛仔不一样的清纯之美

对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家庭而言,这可是都是头等大事!

陈小山笑眯眯的点头:“这个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老板的意思,吃大锅饭肯定是不可能的,咱们是中外合资的股份制企业,跟那些吃大锅饭的国企不一样,所以这次分房子的原则很简单,谁工作态度认真、谁工作积极、谁给公司带来的效益更大,谁就能先分房子、分大房子。”

不论资排辈,就看个人对公司的贡献?

众人顿时哗然!

不等众人开口,陈小山自顾自的接着说道:“老板的意思,是把整个项目分成三期,第一期盖的楼房大概在五栋左右,所以话不用我说,大家回去之后跟一线的同志们说一声,从现在开始,他们的表现直接决定了他们什么时候能分到房子、能分到多大的房子。

哦,对了,老板说了,这次的房子不但有两室一厅,还有三室一厅、四室一厅,甚至还有别墅……”

听说有别墅,但诸位中层、基层干部的反应反而没有那么激动了:自己能分到一套三室一厅就算是烧了高香了,别墅?那玩意儿跟自己没关系……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别墅竟然跟自己能扯上关系。

“大老板说了,别墅、四室一厅都不是干部们专属的,他会从里面拿出一栋独栋别墅、三套联排别墅以及五套四室一厅来奖励那些能力突出的、或者为公司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优秀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另外获得了别墅的人还能得到老板私人赠送的小汽车一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陈小山心里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老板都没说自己是否能分到一套别墅呢,不过羡慕归羡慕,陈小山心里更明白,对于老板的决定,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执行的好。

………………

当各个班组长、车间主任们将消息带回去之后,工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在自己的头上:自己也有机会分到四室一厅的大房子、别墅甚至是小轿车?!

开玩笑的吧?

面对工人们不信任的眼神,车间主任、班组长们急了:“咱们大老板是什么身份的人?人家不但是美国的亿万富翁,住着几十亩地大的大庄园,还是中央领导的座上宾,人家那么有钱,会跟咱们这些穷哈哈斤斤计较?大家在咱们厂干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摸着心口问问自己,除了咱们单位,整个首都还有哪个单位的工资比得上咱们?”

这倒是实话!

报废车拆解厂已经是首都地区公认的高工资单位,当初没机会来拆解厂的公认也就罢了,当初那些接到了拆解厂的邀请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来的人,现在一个个的肠子都悔青了。

这么一想,大家对陈耕的信心瞬间足了不少。

看着工人们眼神的变化,各个车间主任、班组长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兄弟们,别墅、小轿车这个咱们先不说,毕竟咱们厂将近700号工人,谁厉害、谁的本事差点儿咱们大家伙儿心里有多没少的都有数,可三室一厅、四室一厅的房子可不一样。

陈厂长可是说了,大老板准备盖的家属楼当中起码有三分之一和三室一厅和四室一厅,大家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可以拿到三室一厅、四室一厅的房子。这可是三室一厅、四室一厅的大房子!只要能分到这么一套房子,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对啊!..

刚刚被别墅和小轿车给震撼的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工人们也反应了过来:自家班组长说的没错啊,那些有资格分别墅、小轿车的人咱们大致有数,也明白别墅和小轿车跟咱们没什么关系,可咱们起码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可以分到一套三室一厅呢。

别墅咱不敢想,可前三分之一难不成还挤不进去吗?就算我的技术差点儿,可我努力多干活行不行?以后我每天多加一个小时的班行不行?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伙计们,今天的活儿咱们还没干完呢,反正回家也没事,要不咱们再加俩小时的班?”

这话立刻就引来工人们的轰然相应:“好!那再加俩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