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色物质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艾伦完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一被拉入拱门,他的心就猛地一沉,那种绝望和不甘如同汹涌的潮水将他淹没——自己就这样要死了。

   艾伦被那黑雾裹挟着被拉入了帷幔的后面,本来已经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降临的艾伦蓦地睁开了眼睛,他惊讶地看着自己脖子上卢娜送给他的那条带着死亡圣器标志的项链正散发着蓝色光芒,仿佛描摹着艾伦的身形,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

   来不及细想,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猛烈地冲击着他,强烈的求生让他关注起了自己的处境,他在下坠,被那黑雾纠缠着持续不断地下坠,而身旁不时仿若有流星从身边划过,但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就仿佛天空被颠倒了一般。

   感觉就像经过了好多好多年。早已筋疲力尽的艾伦试图尝试挥动着魔杖施咒,想要摆脱这黑雾的束缚,但魔杖却没有丝毫反应,所以只好继续不断坠落。

   虽然四周都是灰蒙蒙的雾气,看不清地面究竟有多远,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掉落的速度有多快。他不知道下面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即便在梦中,也不可能永无止尽地这么一直掉下去。

   地面终于近得能透过雾气看到了,那似乎是一片山丘,虽然依旧遥遥无期,相距很远,但总是近了些。置身半空又暗又冷,没有太阳,没有星辰——只有天空中散发出暗淡的灰色光芒,只有迎面扑来的大地和灰雾。

   这时,艾伦越掉越快,朝着那片山丘急速扑去,灰雾在他的耳际怒吼。他往下看,地面正朝他迎面袭来,整个世界摊在下方,这甚至让他暂时忘却了恐惧。在这片灰色的荒野上,迷雾不断地盘旋回绕在憔悴的树木和危险的绝壁间。

   那片原本笼罩着他的黑色物质突然开始围绕着他不断地颤抖旋转,那雾气拍打着他的脸颊,遮蔽了他的视线,他不由得在空中上下起伏摇摆不定,最后背上一阵剧痛传来,他被摔到了山丘上除了黑灰色泥土碎石外什么都没有的荒芜土地中。

   艾伦只是觉得一阵眩晕,那些地上的碎石并没有真正突破他身上的蓝色护盾伤害到他,但是紧张过后身体传来的异样让他看了看手上的皮肤,一些特殊的伤痕在他的皮肤上显现,而脸上传来的感觉让艾伦明白这些裸露的地方都被伤害到了,通过回忆艾伦得知这些伤痕都是在进入帷幔前那瞬间被那黑色物质纠缠时留下的。

   那黑色的物质不断地翻腾涌动,快速地延展,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护罩将艾伦关在了这里,“这怎么有点像默默然?但是显然又没有默然者供它寄生……”艾伦观察一阵,再联系到皮肤上那些特殊的伤痕,这让他辨识出这种黑雾可能是一只强大的默默然,但没有察觉到有宿主的存在这又让艾伦不敢下此定论。

   不再多想,已经很劳累的艾伦并不打算和对方再进行什么接触,他开始尝试逃跑,艾伦先是变为阿尼马格斯形态,想要借助凤凰的能力瞬移离开这里,但接连尝试了几次,但哪怕变成了凤凰也只能在这个原型护罩内进行传送。

   艾伦不甘心地再此挥舞着魔杖,想施放异界之门,这次不是为了召唤魔鬼,而是为了让自己走进去传送离开,但是魔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并不是因为劳累体力不足,而是魔杖本身和艾伦失去了连接,它就像是因为穿过帷幔死掉了一样,没办法再回应艾伦的任何施法动作。

   清新氧气美女晨曦心情大好室内美拍

   不知是不是被环境影响,失望带来的烦躁让艾伦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外套,松了松领口,阿尼玛格斯不行、异界之门不行、魔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艾伦焦躁地将领带一把从脖子上扯了下来,既然魔杖不能用,破罐子破摔的艾伦决定就再试试无杖施法,虽然他并不能用这种技巧施展太过高深的魔咒。

   带着最后的期望,艾伦吼出声来“昏昏倒地。”一道魔咒的闪光点亮了这片灰暗的世界,也点燃了艾伦的希望。艾伦兴奋地甩拳,“有用!”他心里踏实多了,作为一名巫师,没有什么会比可以施展魔法能给他带来更多安感的了,失去施法能力的感觉让艾伦刚才觉得自己又成了一名麻瓜,任人宰割。

   既然可以通过无杖施法发出魔咒,这就代表着自己在这个未知的地方不至于没有防身的力量,代表了走出这该死的黑色物质、生存下去的可能。

   艾伦的昏迷咒击中了那层黑色的物质,黑色物质化作的护罩被击起了涟漪,波纹涌动间,魔咒的力量被消弭,看起来没有对黑色物质造成任何伤害。艾伦有点失望和恐惧,不甘心地使出了石化咒,艾伦想将它石化成比较固态的样子,再尝试将它击碎,让自己脱困。

   但令他失望的是,如同水滴流入江河,那层黑色的物质依旧顽强地笼罩着艾伦。

   “是因为这些魔咒太过低级,威力不足所以才拿这黑色的物质无可奈何?”内心做出了判断的艾伦狠了狠心,随着施法时间比平时用魔杖久得多的一道神锋无影从指尖射出,他疲惫地又瘫坐回地上,顾不得查看自己的状态,艾伦的所有心神都随着这道带有着黑魔法性质的魔咒往前冲,带着艾伦无限希望的神锋无影在黑色物质涌动的屏障上激起了更大的涟漪,然而也仅仅是涟漪……

   还没有放弃的艾伦又通过试验得知这些黑色物质虽然和记载中的默默然很相似,同样是属于黑暗,但不同的是,这种黑雾还带着死亡和阴影的力量,虽然它们的攻击自带诅咒,但艾伦感觉到这种力量并没有善恶之分,并不像阿瓦达索命或者那些来自魔鬼的力量一样自带阵营。

   艾伦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能施展魔咒又怎样,自己还是逃不脱这个黑色物质的禁锢,难道就此一生只能在这方寸之间徘徊?如果我能无杖放出守护神咒……”想到这里艾伦看了一眼还是完没有反应的魔杖,浑身冰凉,强烈的无力和孤寂感从心底钻了出来。

   他的手按上了自己胳膊上的感知印记,想要通过印记联系上家人、朋友,谁都行,只要能联系上,印记和他的胳膊上的任何一寸肌肤一样冰冷,一点成功通讯时应有的诸如发热之类的迹象都没有。艾伦握拳,指甲陷入掌心的疼痛让他保持着镇定,“见鬼,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艾伦尝试用印记进行定位,然而这印记就仿佛仅仅是一个精美的纹身一样,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