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已经被捂住了双眼,甚至被带回去了房间之中……或者,索性为了孩子,将这可怕的屏幕关闭。

   他们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恐惧,还是在担心孩子受到了刺激。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的。

   “谁……谁都好,谁去救救这个男人?”

   “警察……军队?我们的人呢?难道我们的人……就没有办法保护我们自己吗?”

   “救救这个可怜的男人吧……”

   “我……我也是受害者,只是我……只不过我一直都不敢说些什么。我能够感受到金泽内心的痛苦,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也一样的痛苦。如果可以用我的死亡来换回我的家人的话……”

   不知真假,在这混乱的信息海洋之中,声音通过文字,化作了一波又一波可怕的巨浪……信息的海洋之中,此时正在掀起了滔天般的巨浪!

   ……

   禁绝之城周边,一处次一级的县城。

   这已经是县城之中最好的一家酒店了。

   此时,酒店最好的房间当中,正有一名赤身的绝美女人,站在了能够眺望城市的落地窗之前。

   锥子脸大眼睛美女

   女人背脊的末端处,竟是伸出了一根宛如电线般的东西……如同尾巴一样,它的一头此时正链接在了房间的网络端口之上。

   女人忽然拿起了旁边茶几上的一杯红酒,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合上眼睛,仿佛是在倾听着什么。

   又仿佛是在【看着】什么。

   她是……信息还有的女王,是南小楠星创之后拥有了实体的红皇后。

   “应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的。”

   她轻声说道,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不似人类的笑容。

   ……

   “怎么回事,怎么还不能切断信号源头?不是已经攻克了对方对卫星的控制了吗?该死的,这直播继续下去,简直是把我们推向悬崖!”

   欧土大陆之上,叶言所在的刑警组织的总部大楼之中,数十名有着人类最高水准的信息人员,此时冷汗涔涔。

   屏幕之上,那个脸色狰狞的男性超凡生物,本就是隶属于这个组织的一个神秘部门。为了处理这个神秘部门工作时候的手尾,这数十位高水准的信心安全人员,几户是常年都处于加班的状态。

   实在是,现在人类的信息过于发达了。

   “确实,我们已经解除了对方对卫星的控制……只不过就在刚才,我们重新编写的所有指令都直接失效了!”

   “这不可能!这简直就像是神明的双手在操控着所有的数据一样!”

   就在此时,操控內,数十台的电脑,猛然疯狂地转动了起来,与此同时,环绕着整个房间的屏幕,忽明忽暗,冒出了无数安全问题的界面。

   主管这里所有的主管,此时脸色惊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我们的资料正在外泄……”

   “什么!!”

   ……

   ……

   ……

   ……

   外界,正在发生着如同深海暗流般的碰撞……然而农场的货舱之中,却显得异常的简单。

   很简单的一场超凡生物对普通人类的折磨。

   南小楠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位它自世界学院派的魔女虽然说是看惯了生死之事,但并不代表她喜欢这种暴虐的事情。

   南小楠杀过人,很多很多的人,多到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少。

   但是她杀人是干脆的,杀了就杀了,一刀或者一炮,简单省时。

   她一向都认为,虐杀对手,是怯弱者的所谓。

   “你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

   南小楠不禁看着正在扶着摄像机的劳伦斯,看着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伯纳德……伯纳德此时还有心情在敲着他的肩膀。

   梅芙与陈果,一个坐在了远处,给自己调了一杯鸡尾酒,失神似的做着。一个这是拎着一张照片,默默无语。

   “他真的会死的!”南小楠不得不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些。

   忽然,伯纳德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他脱下了眼睛,整个人都靠在了椅背之上,仰着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忽然说道:“不知道是谁在帮我……现在的效果,比我所能过做到的,要好上几十倍。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这里了。”

   远处,梅芙忽然回过了神来,嘴角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就杯子中的鸡尾酒一口饮尽……她一下子站了起来,一伸手将将桌子旁边放置的一把黑色手枪握入手中。

   解开保险,上膛。

   “各位,还等什么?”梅芙持枪走来。

   “确实……”陈果在照片上轻轻一吻,随后将照片收入了衣领之中,提着一把砍刀,也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大胡子伯纳德给自己背上了一支突击步枪,双手有捧着了一支相同型号的,直接来到了笼子的闸门之前。

   “你们也跟金泽一样……”瞬间,南小楠意识到了什么。

   此时她双手突然一重,确实劳伦斯直接将摄影的器材放到了她的手上……与此同时,劳伦斯双臂肌肉鼓起,硬生生地扛起了一只加特林,背着几排的子弹带在身上。

   “记住金老板和你说的话。”劳伦斯低声说了一句,“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照顾好贝贝。”

   说着,劳伦斯也快步地走到了闸门之前。

   陈果按下了一个按钮,闸门此时一点点地打开。

   而劳伦斯,此时直接低吼了一声,直接提着手上的加特林,只见子弹疯狂地方轻射而出,直接打在了那男性的超凡生物的身上!

   “来吧!你这怪物!!”

   在咆哮声与子弹射击的响声之中,劳伦斯一步一步地走入了笼子当中!

   子弹的威力,显然让这名男性超凡生物有所顾忌,它不得不依靠身体的速度,如同猎豹似的,开始在着巨大的笼子之中飞奔了起来!

   “就凭你们!!”男性的超凡生物此时怒吼了一声,直接想要冲向闸门!

   然而,当最后的陈果也走入了笼子之后,闸门便瞬间关闭——面对着冲撞而来的男性超凡生物,众人一瞬间就各自散开!

   男性的超凡生物大怒,双爪直接抓向了笼子,“这种垃圾,根本困不住我!!”

   眼看着这男性超凡生物就要将铁栏直接扯开,却在此时一股可怕的电流,疯狂地钻入了这男性超凡生物的身体当中!

   此时的笼子,竟然布满了高压的电流……电击之下,男性的超凡生物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它不得不连忙松开自己的双手,浑身的肌肉都在跳动着,双眼似欲噬人般,赤红……看着笼子内的各人。

   伯纳德此时却说着什么……他的衣领上,赫然佩戴了一个微型的无线麦克风。

   “看到了吗,这就是超凡生物。”

   “知道为了抓住这个家伙,我们花了多少的时间吗?”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演练了超过一百次的成果,才最终将它擒住。这还是在它不知道有人针对它的前提之下……”

   “可就算是这样,这个超凡生物,恐怕也只不过是超凡生物当中,最低级的存在,比起在【力量大会】上出现的那些强大的超凡力量者来说,它或许就像是一个蚂蚁一样。”

   “而我们人类,面对这样的【蚂蚁】……却也只能拼命了。”

   “看到了吗?它如同猎豹的速度,棕熊一样的力量……它还能飞行!不过现在不行了,因为它的翅膀断了一半……但它,还是很厉害啊,几发,几十发的子弹,根本打不死它!”

   这是一种轻松的,仿佛是自嘲似的口吻,却无比清晰的通过信息的海洋,传递到了世界各地……人类的耳朵之中。

   “或许是,我们能够杀死它。或许是,它将我们全部杀死……谁知道呢。”伯纳德轻声说道,“反正,我是不想活了。”

   说着,伯纳德猛然将衣领上的无线麦克风摘掉,直接仍在了地上,踩碎,提起手中的冲击步枪,一轮疯狂的扫射!

   但高速如同子弹,却依然能够被这男性超凡生物躲过……它岂是拥有媲美猎豹的速度,这分明是超越了猎豹的速度?

   只是,一边是劳伦斯的加特林,一边是伯纳德的步枪射击,男性的超凡生物,也不得不被可怕的火力压制了下来。

   男性超凡生物的神色越发的疯狂了,俨然化身成为了可怕的怪物。

   而此时,趁着这短短的空挡时间,梅芙与陈果二人直接将血泊出的金先生给拖到了一边。

   “老金,死了没有?”陈果直接问了一句。

   “差不多了……”金先生虚弱地应了一声。

   断了一臂,身上数十深可见骨的伤口,内脏恐怕也已经破裂了不少……一只眼睛被生生挖去,换做是常人,恐怕哪怕没有当场死亡,也已经陷入了离死亡不远的昏迷状态。

   他却依然还能维持一丝的清醒。

   “真是怪物一样的意志力……”陈果深呼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提着砍刀站到了金先生的面前,“上半场你演完了……下半场是我们的了,有本事就给我们收尸吧。”

   说着,陈果举起了看到,毅然冲向了被火力压制在了一个狭小区域的男性超凡生物。

   梅芙则是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在金先生的额头重重地吻了一口,低声道:“老金,你是个好男人,可惜了。”

   说罢,梅芙举起了手枪,走在了陈果的身后,以手枪支援着陈果的攻击。

   “好男人呢……咳咳咳……”

   金先生大口大口地吐出带着肉沫的血渣。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感概吗?”

   身后,赫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金先生艰难地挪动着自己的目光,看见的赫然是站在了笼子之外的南小楠。

   这时候的南小楠脸色依然苍白,像极了他每次看到她时候的那种弱小无助的模样。

   “你…你应该拍下这一幕……不应该在这…里……咳咳……”

   “你傻啊?不是有支架的吗?谁没事扛着那么重的东西?”南小楠带着一丝怒气回怼着,“你…你们就是一群疯子!一群傻子!”

   金先生没有说什么,目光也没有放在南小楠的身上,而是看着前方……鲜血其实早就染红了他的脸,也染红了他仅剩下的视线。

   他看到的,其实是一个血色的世界。

   “其实,我很害怕。”

   南小楠不禁一怔……愕然地看着此时的金泽。

   “我逃了……当时。”金泽用仅剩下的手掌,在身上的口袋处找寻着什么,“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去认领她的遗体……那堆,或许连遗体都算不上的血和肉。它们到现在,恐怕还躺在了冰柜之中……冰冰冷冷的。”

   “金泽?”

   “梅芙…陈果……伯纳德……还有劳伦斯……就算是贝贝……咳……都会比我坚强多了。”他最终成功地从衣袋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出来,用手指艰难地扣着瓶盖,“只有我……是胆小而又怯弱的那个……”

   说着,他最后回过了头来,用那似乎随时都要闭上的仅剩下的眼睛,看了南小楠一眼。

   “我听过你哭的声音……”

   仰起头,他将瓶子里面的东西,全部地吞入了口中……呼吸,仿佛也在这瞬间彻底地停住了,乃至于心跳。

   南小楠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这瓶子里面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一种,能够让人忘记痛苦,沉沦在精神世界当中,如同迷幻药一样的东西……它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力量,仅仅只是作用在人的精神。

   忘却痛苦,不管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是心灵上的痛苦。

   终于,几个呼吸的时间后,金泽睁开了眼睛,一点点地自地上爬了起来。

   “照顾好贝贝。”

   仿佛是回光返照似般,金泽虚弱的状态一下子变得拥有了力气……他一伸手,从腰部的战术腰带处取出了一颗手榴弹出来,以牙齿直接咬开了上面的保险丝。

   冲。

   冲向了那个正在肆虐的男性超凡生物!

   南小楠猛一下抓住了挂住了自己胸口处的那根钥匙,用力握得紧紧……时间对于她那活跃的大脑来说,仿佛也放慢了下来。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金泽真的会死的,陈果这群人也是——这根本就不是可以战胜的局面,最好的结局也只是同归于尽而已!

   可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

   你给我钥匙,给我提示,让我来到这里……仅仅只是为了见证这一幕吗?

   他们都死光了,入职考核怎么算?

   成功,失败?

   她握住钥匙的手指,甚至已经发白!

   冷静……冷静下来,尽快想想,想想……想想——不能搞砸了自己的入职考核,这是能够通向最大限度的相对自由的道路。

   沉住气……沉住气来,哪怕是世界毁灭的时候,你也能够沉住气来,不是吗?

   该死的……

   这不是我应有的东西……是南小楠吗?

   真正的南小楠的遗留……

   这种廉价的善意……

   果然……

   还是有残留下来了一些情感上的东西……

   时间就像是潮水一样,当它后退,让大海变得平静时候,其实是在储蓄着它可怕的威力……瞬间,当大脑活跃到了极限,无法支持这种高速思维,而不得不恢复正常的时候,时间的流速,一下子就无穷的快!

   南小楠一咬牙,“该死的!老娘我到底在做什么!”

   她一发狠,竟是直接将脖子上的钥匙给扯了下来,一把扔到了地上,“这样的考核,老娘不考了!!谁考谁傻逼!!”

   与此同时,星创的咒文,开始在南小楠的身边疯狂地活跃了起来。

   同一时间,金泽已经撞向了那男性的超凡生物,死死地抱紧了这男性超凡生物的腰部……松开了那握紧了的手榴弹。

   南小楠此时双眼散发出骇人的金光,挥手一指,大量的星创符文,在这瞬间疯狂地涌入了这颗手榴弹之中。

   “一定要赶上……给我停下啊!!”

   只见,松开了的手榴弹,此时缓缓地掉落在了地上……金泽的脸色,更是露出了一抹解脱似的神情。

   梅芙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手枪,陈果在此时也松开了砍刀,伯纳德仰起头,面向着灯光处,劳伦斯则是吁了口气,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手榴弹落在地上的声音,瞬间也落到了他们的心中。

   结束了。

   终于。

   他们这样告诉自己。

   砰——!!!!

   ……

   ……

   砰——!!

   巨响的声音之下,世界仿佛也为之一颤……屏住的呼吸,依然收紧,屏幕之中,那颗落在了地上的手榴弹,最终并没有炸开!

   笼子之中,众人惊愕诧异地看着那颗落在地上,毫无反应的榴弹……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思考似的。

   它没有爆炸,那么巨响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只见两道强光此时猛然射来……竟是一辆黑色的suv轿车,此刻直接撞破了仓库的大门,毫无停留,猛然地撞向了笼子!

   男性的超凡生物此时猛然一怔。

   当金泽松开手榴弹的瞬间,它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恐惧在那一瞬间几乎让它绝望,然而……

   “哈哈哈哈哈哈!!!上帝也在帮我!!你们杀不死我!!哈哈哈哈!!都去死吧!!!”

   男性的超凡生物,此时高举着爪子,并拢,随后猛然朝着金泽的身体刺去!

   它这次要直接刺破金泽的胸膛,抓出他的心脏……然后再在这些该死的家伙面前,将心脏捏爆!

   就在此时,一道寒光亮起。

   男性超凡生物的爪子,猛然一僵……它目光混乱,不可思议似的扭转头来,下意识地看着那撞破了笼子的汽车处……看到的是一道穿着风衣的声影。

   而此时,它的太阳穴处,赫然插着了一柄小小的……飞刀。

   砰砰,砰砰——!

   又是数道的枪声在这瞬间响起!

   黑色suv的另一侧的车门处,马厚德握着一把手枪,接连地开火!

   子弹透过了扭曲了的铁栏杆,接连地射在了这个男性超凡生物的双眼位置……脆弱的眼球,在这瞬间直接被打爆!

   “它娘的,这是劳资这辈子最超神的一次了!!”

   马sir此时不禁怪叫了一声。

   男性的超凡生物身体本能地后退了几步……它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发出什么声音,最终向后倒下。

   见状,在死静的沉默之中,小狼人却快步地冲出,一下子跑到了录影机前,按下了关闭的按键。

   ……

   屏幕……彻底地变暗。

   ##############

   &nbsps:十二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