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眼界,确实大开眼界!

   受伤神通境强者搭乘列车,顺利抵达飞狐径以后,被飞狐径这里的景象给看花了眼,心中更是惊骇莫名。

   飞狐径真是一个叫人吃惊的地方!

   还没抵达谷口城这个领地核心区域,就被处处散发的鼎盛武风给惊着了。

   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好手,放在他之前所在大州,都能够称霸一县或者繁华城镇的存在,可飞狐径却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无处不在的擂台比试,他看到的几乎是先天级别武者,就是宗师强者也不鲜见。

   这里的商业相当繁盛,往来商旅极多,货物种类不少,几乎在北地能够看到的商品,这里都有出售。

   最叫受伤神通境强者吃惊的是,飞狐径的特产丹药,就是他这样的强者见了都忍不住大肆采购一番。

   有一些比较珍贵的丹药,对他此时的伤势都有不小帮助。

   来到谷口城车站,他甚至都不敢进城。

   之前在北地城,突然出现的那种危险心灵感应,又出现在心头,而且还能隐隐感应到究竟。

   小小的谷口城,竟然有神通境强者坐镇!

   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

   对方的气息十分熟悉,不是刀狂凌风又是谁?

   这还不是最叫他吃惊的,在谷口城符箓车站,他竟然感应到了近十股大宗师气息!

   尼玛,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过转念,他倒也觉得飞狐径,是一个不错的藏身之地。

   他此时的修为境界,就只有大宗师层次,也就是神魂力量稍稍突出了点,却也没有夸张到,叫神通境强者瞬间就能感应到与众不同的地步。

   飞狐径好手众多,此时又是夏季擂台争霸赛的开启之时,只要他不主动释放气息,就不用担心会泄露行踪。

   就算那位将他重创的持刀中年,在飞狐径想要找到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主要是,估计对方也没什么空闲时间,巴巴跑来飞狐径这样偏僻的地方寻人。

   既然如此,他便暂时在飞狐径租了一个小院,过起了中隐隐于市的低调修养生活。

   ……

   另一边,陈英在北地城差不多待了十天左右。

   待便宜父亲陈龙城彻底稳固境界,不会出现控制不住突然失控的情况,他便主动提出告辞。

   过来护法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没必要继续窝在公府碍眼。

   咳咳……

   因为护法的缘故,他必须待在公府,时刻观察便宜父亲的身体状况,自然叫公府主母不爽。

   还以为他重新回到公府,有那么点子抢夺资源的意思。

   天地良心!

   修为和境界达到了他这等层次,怎么可能看得上镇北公府的资源?

   可惜,有些话和事实,他又不好和公府主母明言。

   与其两看相厌,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还不如早早离开。

   他的态度十分明确,公府资源都是两位嫡兄的,他没兴趣染指。

   不过飞狐径那里的资源,公府也别指望能够借用。

   陈龙城自然看的清楚,心中肯定不会太痛快,可陈英不在乎这些,他也是无可奈何。

   “老三,有时间的话,我会去飞狐径寻你商量!”

   “眼下帝国局势风起云涌,公府肯定会牵涉其中,到时候少不得你忙乎的时候!”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阻拦在外,不过有些时候你还是不要太过僵硬了!”

   离开的时候,陈龙城将两位嫡子,还有陈英都喊到身边,很有感触叮嘱一番。

   实力达到了神通境,许多以前看不开,或者放不下的事情,此时都用不着太过记挂,说话的时候自然没了以往的偏袒。

   再说了,以陈英深不可测的实力,他就算真的偏袒,两位嫡子也得不到多少实际好处。

   至于面子问题,谁敢不给神通境强者面子?

   陈英只是轻轻一笑,表示欢迎便宜父亲还有两位嫡兄前往飞狐径做客,而后便带着跟来的亲卫潇洒离去。

   “父亲,你看这……”

   陈文颇有些尴尬,老三陈英可以说就是他亲娘赶走的,心中很有些过意不去。

   “算了,老三的性子疏淡惯了,就算没有旁的因素,也会尽早告辞离去!”

   摆了摆手,陈龙城宽慰道:“眼下你们两个最要紧的,还是提升实力!”

   至于公府主母,就是他这个镇北公也没辙啊。

   不说多年夫妻总有些感情,怎么说对方帝国公主的身份,还是要给予足够尊重的,起码在帝国实力强盛的时候就是如此。

   最近几年皇室的小动作频频,作为北地第一豪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只是没有太过在意罢了。

   只要皇室没有越线,有些事情就不好拿到台面上。

   可惜他不知,自己即将突破之事已经泄露,若不是‘运气’不错的话,怕是还有一番波折。

   ……

   陈英离开北地城,并没有在其他地方多留的意思。

   乘坐符箓列车,直接返回了飞狐径。

   “情况如何?”

   凌风闻讯,第一时间赶来询问。

   “一切顺利!”

   陈英轻轻一笑,悠然道:“我父已经顺利晋升神通境!”

   作为心腹,他自然没有隐瞒凌风的必要,此去北地城的缘由也说得十分清楚。

   “真是可喜可贺!”

   凌风的神色十分真诚,他觉得北地的神通境强者,自然是越多越好。

   “好了,事情忙完了!”

   陈英笑道:“你可以返回定州,把熊大壮换回来了,这厮在定州可是待得不甚痛快!”

   “哈哈,大壮兄弟一向都不喜与人勾心斗角,怕是在定州和那帮子豪强尿不到一个壶里!”

   凌风也跟着笑了起来,点头道:“好,我会尽快赶去,将大壮兄弟换回来!”

   “回去后,多派一些人手前往周围州郡,探一探那里的情况,最好能够第一时间知晓突然冒出的神通境强者!”

   想了想,陈英叮嘱道:“不要叫某些家伙有机可趁!”

   明刀明枪的来,他自是丝毫不惧。

   可若是有神通境强者暗地里偷袭,就是凌风的实力,都得小心一些,否则很可能阴沟里翻船。

   眼下,自然看不出定州和北地,能有什么吸引神通境强者的地方。

   但谁能知晓,北疆地域有没有近古甚至上古时代,留存下来的某些隐秘遗迹?

   不说一定要掌握在手,却也不能被外来强者打个措手不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使然,又或者其他什么缘故,总之他才刚有这样的想法,便收到了一张莫名其妙的拜访帖子。

   “平州李慕白?”

   陈英有些疑惑,不明白送上拜帖的这位,是何许人也?

   正好此时凌风没有离开,见到陈英满心疑惑,拿起帖子扫了眼笑道:“原来是他!”

   “李慕白是何方神圣?”

   “就是邻近定州的平州神通境强者,之前还被我教训过两回,修为和实力刚刚达到神通境不久!”

   凌风笑着解释道:“也就是大壮传回来的消息中,那位战败逃遁的神通境强者!”

   “是他啊!”

   陈英恍然,心道这厮已经到了飞狐径,不想还有胆子主动上门求见。

   刚刚返回飞狐径,他就察觉到了那位在北地城感应到的存在,竟然也在这里。

   只是,这厮的气息比在北地城时,可要弱得多了。

   不用说,要么就是身上伤势太过严重,要么就是期间出现了什么意外变故。

   只是这厮并没有特殊表现,陈英也就懒得理会。

   虽说对方的神通境境界还在,却也还达不到陈英太过重视的地步。

   本来以为,这厮是中隐隐于市,不想这么快就正式送上拜帖了,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真被他猜中了……

   此时,受伤神通境强者李慕白,坐在城主府的门厅,心中满是愤怒情绪。

   本来以他的修为境界,还有对情绪的掌控力不该如此。

   可不久前他得到的消息,让他实在难以忍耐,就算冒着可能出现的危险,也要冒险拜见飞狐径领领主陈英。

   怎么说之前作为一州霸主级别存在,虽然眼下落难不得不跑路,可还是有一些十分隐秘的渠道可以联系上的。

   北地这里的交通意外的发达,给他私下里联系那些隐秘渠道,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只是没想到,那几条隐秘渠道传回来的消息,差点没把他给生生气炸。

   之前小心翼翼,谨慎看护多年的宝藏,竟然被重创他的持刀中年强行破坏,显然对方打定了强抢的主意。

   那处宝藏,可是事关他以后的修炼进程,绝对不允许有失的存在,李慕白一下子急了。

   身在飞狐径这么个地方,想要在那处被破坏宝藏得到好处的话,就只能硬着头皮求上飞狐径领主陈英了,不然别无他法。

   当然,心中要是不忐忑也不可能,只是眼下事态紧急,也就顾不得其他了。

   “见过陈领主!”

   很快,在领主府亲卫的带领下,他见到了一直都不愿意撞见的陈英,急忙拱手道:“我在平州发现一处地仙级别的别府,此时已经遭受到了外力的强行破坏,我希望能和领主联手,抢夺那处地仙别府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