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莫小飞失魂落魄般地呆坐在原地,好久好久。俱乐部的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走了。

良久之后,莫小飞忽然之间抬起头来,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指,朝着一根钢管指着过去。

钢管直接离地悬浮起来。莫小飞深呼吸一口气,接着指着了第二根,第三根……很好,没事。

然而,当钢管达到第五根的时候,一缕鲜血却是从他的鼻子之中漫出。

咣当哐当!数根刚管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相互交缠。

“我没有力量了……我没有力量了……继续用力量就会死……就会死……会死……”

他抱着头,整个身体都蜷缩着——直到回到家中的时候,莫小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莫小飞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这种随时都可能会死亡的威胁,只是在心口之中轻轻一划,却已经造成了一个永不愈合的恐怖伤口般。

“小飞?”

莫红旗听到了动静,从工作室之中推着轮椅走了出来,却见自己的儿子满身诅丧之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小飞摇了摇头,本能地道:“爸,我……没什么,我去给做饭。”

90后清纯少女随性外拍

他走进去了厨房——这段时间,尤其是最近这几天,莫小飞都没有好好地像是往常一样,归家之后就为行动不便的父亲做饭。

不想死的话……那么能力就不要用。然后,继续过着从前的生活吗?

继续从前的生活吧……反正一开始就已经没有了权哥的威胁。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

晚饭过后,趁着什么话也没有说的父亲,直接返回工作间的时候,莫小飞悄悄地把父亲的那套消防服还有防毒面罩打算放回原来的地方。

东西才刚刚塞入到柜子之中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莫红旗的声音,“小飞,在做什么?”

手没有拿稳,一套衣服直接掉在了地上,莫小飞慌乱地转过身来,却看着父亲推着轮椅走近。

“我……我打算拿出来洗一洗,放的时间太长。”

莫小飞有点儿不敢看自己的父亲,低着头捡起地上的衣服以作掩饰。

莫红旗笑了笑,伸手从莫小飞手中把消防服要了过来,躺在了自己的腿上,摆弄着,眼中露出了一丝怀缅的神情……衣服,最近穿过了,而且还是好几次。

莫红旗并没有打算说破,忽然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趁妈妈不在家,帮我穿上看看,好久没有穿了。”

也不理会莫小飞是不是会答应,莫红旗自己主动地开始穿着上衣起来。莫小飞见状,只好帮助着父亲把裤子也穿起来,最后扶着父亲站了起来,来到了镜子的面前。

莫红旗摸着自己发福了许久的肚子道,笑着道:“嗯,身材彻底走形,穿上果然是有点难看。”

莫小飞连忙道:“才没有,爸穿上最好看了!”

莫红旗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坐了下来,把衣服脱下,缓缓地折好。莫小飞却不由得问问道:“爸……有后悔过吗?那时候……”

烈火,浓烟,呼叫声,热度与绝望……

这些许久之前的记忆一下子被勾起,莫红旗摸着消防服上的领口,细心地整理着,忽然轻声道:“并不是因为要成为一个英雄或者什么,而是当穿上了这件衣服之后,应该做点什么,它赋予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莫小飞一怔,莫红旗却轻轻地拍了拍莫小飞的肩膀。

莫小飞忽然低着头,“那也需要有能力去做什么才有意义……如果没有能力的话,还有什么意义?”

莫红旗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假如置身在火场之中,条件很差,的体能也到了极限,而且知道多逗留哪怕十秒钟的时间,都有可能会死。但的手头上还有一个吸入浓烈过多而昏迷过去的人,要是带着他离开的话,就没有办法可以安撤离……会怎么做?”

莫小飞茫然地看着。

莫红旗摇了摇头道:“坚持下去,极大的机会要搭上两条人命。但如果放弃,也不会有人责怪,毕竟已经尽力……所以,会怎么选择?”

如果持续地使用这种能力,的身体就会更快地垮掉……是否还愿意打算成为一名英雄?

两个不同……但似乎异常契合的问题,在莫小飞的脑中不停地交缠着,交缠着,化作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而那漩涡的底部,是死亡。

“我…不知道。”

……

班会。

关于帮助罗盺同学而组织的募捐活动。不知道罗盺的父亲如今是什么情况……班上组织同学前往探望。

莫小飞下意识地想要报名,只是手举到了一半的时候却悄悄地放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他。

从今之后,他不能够在使用能力,不然身体会垮掉——他不愿意让父母伤心,短短的英雄梦这一刻已经破碎。如若需要回归到现实,他便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一个高中一年级的学生。

又再一次……回到怯弱的自己。

“听说了,咱们学校前几天其实死了几个学生,好像是在和社会人混一起的时候被什么人杀掉的。”

“咿呀!好恐怖!听说莉莉的爸爸这几天也是失踪了。”

“嘘,别说,虽然她爸爸经常喝醉了就打人,但始终也是爸爸,肯定担心的。”

“唉……最近是怎么了,总感觉不好的事情好多……”

那些人……那些‘监狱’的‘犯人’。

莫小飞低着头,昨日失魂落魄回家,便没有理会那些家伙。

如果不理会的话,他们恐怕会饿死吧?莫小飞一愣,手足冰冷。当念动力带来的炽热,因为死亡带来的威胁,而如同被冷水彻底降温之后,他才猛然惊醒过来。

他到底造就了多少个陷入了伤痛之中的家庭?

“老师!我有事……我请假。”

班会课堂上,这个平时总是低着头,保持着沉默,并不怎么显眼,甚至瘦弱的男生忽然站了起来,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得彻彻底底。

说着,他便飞快地跑出了课室,什么东西也顾不上带走。

……

……

“鬼叫声?”

任紫玲皱了下眉头,看着这位江湖人称老鼠强的老鼠强。基本上不仅仅只有警察才会发展出线人这种东西,作为一名资深的记者,同样也需要这种人的存在。

“是啊,有两个朋友手头紧,实在没办法就打算去那个地方弄点什么废铁钢材电线圈之类的东西卖卖。结果东西没有弄到手,人倒是差点吓死。”

“白痴,这世界上那里有鬼。”任紫玲摇摇头:“肯定是的狐朋狗友做亏心事,自己吓自己!”

“真的啊!”老鼠强绘声绘色地道:“我听那两家伙说,他们听到了叮叮咚咚的声音,然后看到了几十个人影,像是被吊在半空一样,还一直在哀嚎!听说那个地方荒废之前就闹过鬼,邪乎得可以!”

“真假?”任紫玲皱了下眉头。

几十个人……叮叮咚咚……吊着?哀嚎?

“那地方到底在哪?”任紫玲忽然问道……问明白了老鼠强之后,便大口大口地喝完杯子里头的热鲜奶,连忙站起了身来。

“唉!姑奶奶,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给我在这盯着!如果看到那死保镖下楼的话,我回头给双倍!”

任大副主编说着就匆忙地离开了这家冰室。老鼠强掰着指头算了一下,觉得双倍的爆料费还不错啊,索性就点了一杯冷饮,外边大热天的,还是坐在这里美啊。

“等下……要是等不到人下楼咋整?”

老鼠强愣是看着那辆绝尘而去的大红色MINI—CLUBMAN。

“老马,刚收到消息,可能发现那些失踪人口在什么地方了。”

公路上习惯飚车的女司机还习惯着违规打电话。

医院里头正吃着自己婆娘做的补腰补肾汤的马警官愣是呛了一口,“没开玩笑?”

“我说有可能,我这会过去看看,有消息通知。”

“等下!不许乱来!把地方告诉我!我让伙计过去看看……不,过来医院接我!”马警官皱着眉头道:“如果真碰到那家伙,应付不了。”

“能下床?”

“开玩笑!劳资当年在云南当兵,吃了五六颗子弹一样死不了!”

……

“真的没问题啊?”

任紫玲半信半疑地看着还穿着病号衣服的马警官,停下了车来。马SIR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须,忽然惊讶地看着任紫玲那边的车窗,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任大副主编一愣,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不料就在这瞬间,她的手就被抓了起来。

只见马警官动作娴熟地把任紫玲的手臂铐在了方向盘上。

任大副主编那个怒啊,“我把当自家人,居然敢锁我?”

马警官苦着脸道:“讲道理啊嫂子,接下来的事情,还是交还给我们警方吧。好好留在这里,等会如果有发现的话,我会叫支援的。”

“马厚德!!丫的放开我!不然我告诉老婆一个月去十次大保健!!!”

马警官只当作是没有听见一样,顺手把车钥匙也拔了出来,但还是忍不住反击道:“劳资我一个月要是能去十次,还用得着喝补腰补肾汤?!别作死,里面如果真的藏着那家伙,比想象之中还要危险。”

任紫玲气的一言不发。

马警官看着,只好下车。才下车,任大副主编便沉声道:“电话开了,保持通讯,有什么事情我好反应过来……回头老娘才给好好算账!”

“知道啦,大嫂!”

马警官关好了车门,缓缓地爬过铁栏,朝着工厂的厂房摸去。

……

……

“主人,任小姐不用理会吗?”

工厂的某栋厂房楼层之中,优夜放开了手,让压下的百叶窗窗叶恢复了原状。

也对任紫玲和马叔叔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感觉到十分不可思议,并且很想给马叔叔的做法点个赞的俱乐部扛把子摇了摇头,很直接地道:“不管。”

“那马警官呢?”优夜也接着问道。

洛邱想了一会儿才道:“本来只是想要看看莫小飞今天处于什么状态……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看看再说。”

他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开了门,安静地朝着下面车间的某个地方看了过去。

废置的车间之中,莫小飞正在搅动着绞盘,把那些又吊着了一天一夜的人,一个个地放着下来。

少年脸上的色彩,无法分清黑与白。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乱冲冲的蝴蝶却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闯了进来。洛邱伸出了手,那蝴蝶最后停在了他的手指头之上。

才不过刚刚停下,蝴蝶便受惊般地飞离开,沐浴在淡泊的光华之下,蝴蝶渐渐变化出来了一道还算是熟悉的身影。

小蝶妖,洛翩跹——这蝶妖怎么也会在这里?

洛老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不料这小蝶妖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慌慌张张地道:“有,有个好恐怖的东西追着我……快跑……”

洛邱一怔,沉默不语。

车间的大门,这会儿也同时隆隆隆地了开来……马警官,马厚德。

……

……

让他们自己醒过来之后,自己走吧。

莫小飞这样想着……这些人虽然虚弱,但如果是被放开了的话,应该不至于没有办法自己离开才对。

既然打算重新做回一个普通人的话,就和这些荒唐怪诞的东西做一个了断吧。

对不起。

默默地看着这些被放下来的人,莫小飞心中所道歉的对象却是这些人背后的亲人朋友。

隆隆,隆隆。

车间闸门此时响起了声音。

莫小飞心中一怔,第一个反应便是,是不是那个地方的老板又一次到来……又一次打算,嘲笑吗?

莫小飞深呼吸一口气,嘲弄便嘲弄吧——回想过来,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确实是值得嘲弄的东西。

我啊……一直都是如此的怯弱着,哪怕获得了力量,也没有改变过。

……

少年心中苦涩,从那些废置的机器缝隙之中看去,看见的却并不是俱乐部的老板——那个警官,那个因为他的莽撞,又一个受到了伤害的受害者!

他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找到这里……这也是那个地方的安排?

莫小飞惊恐地后退着,后退着,一直退到了那些‘犯人’的身边。他被绊了一下,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怎么办……要被发现了吗?

逃!

莫小飞刚打算爬起身来,离开这个地方,本能地想让自己的身体飞起,却又一瞬间停了下来。

的能力用的越多越频繁,的身体便会越快垮掉!

会死,会死……

莫小飞慌乱地看了四周一眼,随后急忙忙地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弄脏自己的身体,最后把地上散乱的铁链往自己的身上缠着,然后装着昏迷过去的样子,趴在地上。

心脏在飞快地跳动着。

“靠……真有人!喂!们!们有没有事情?”

马警官快步地走到了人前,蹲下身来,直接扶起来了一个家伙,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见还好好地存活着,这才松了口气。

“醒醒,醒醒,醒醒!”

他摇动着身边能够碰到的人——莫小飞惊恐地听着对方的声音和脚步越发的靠近自己。越是慌乱便越是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下来。

他不小心碰到了身上的铁链,发出了声音,马警官瞬间便冲了上来,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脸颊。

没有办法,莫小飞只能够顺势地睁开了眼睛,惊恐地道:“、是什么人……”

“总算有个醒着的了!”

马警官深呼吸一口气,“不要慌,我是警察!证件虽然没有带,但我真的是一个警察!所以,我会救们!现在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把们抓来这个地方的?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莫小飞摇摇头,一问三不知。

马警官无奈,知道一些受害者因为受到了过度的惊吓之后很难安定下来,也没有逼问得太过严重,便取出了电话,“嗯,真的发现了不少人。先不说,我这边先让局子派人过来解救……”

这样就好了吧,当作是受害者一样,等着被警察救出……之后怎么解释,就之后再说。

只是看着这个还穿着病号衣服的老警官,莫小飞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没有说话的立场。

他深深地低着头。

嘭——!!!!

一道黑影,猛然间从上方的玻璃窗冲撞了进来……异常的强壮,异常的丑陋,异常的……恐怖。

……

满身都有着恶心的粘液,像是被灼烧过,也像是被无数的毒蛇蜈蚣咬过般,出现的瞬间便带来了阵阵的恶臭味道。

那胸口上像是自然长出来,也像是镶嵌进去的水晶骷髅头骨,更加增添了恐怖的气息。

大白天,看到这样的东西出现,马警官手上的电话一下子没有拿好就跌在了地上,很是被吓了一跳。

“妈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七月十四?”

马警官吞了一口口水,当差二十几年,什么穷凶极恶的犯人没有见过……愣是没有见过这种恐怖的怪物。

他惊恐地后退着,前方怪物般的东西,脑袋一下子扭动着,那宛如鬼灯般的双眼直接地朝着他看了过来,步步靠近。

马警官慌乱之中,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铁棒,在感受着这东西带来的邪乎还有恐怖之下,爆发出来了不管是什么,先打趴了再说的勇气!

铁棒狠狠地朝着这丑陋的东西的脑袋砸了下来!

这要是普通人,绝对会头破血流,甚至直接致命的一击,却对这个丑陋的东西毫无作用,反而是被这丑陋的东西猛然地挥动了一下手臂,狠狠地扫飞而出。

旧伤未好,这新伤也重,马警官一下子就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看着自己被这样一扫就滚开了将近七米的距离,真的是庆幸刚刚锁着任紫玲的英明决定。

马警官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惊恐不知所措的学生,大吼一声道:“愣着做什么,赶快走啊!想死是不死?”

莫小飞一个激灵,转身就害怕地逃离……数步之后停了下来,“警官,也走吧!这东西……是怪物啊!“

“喊我什么?”

“警、警官。”

“那还废话个毛?”

马警官又捡起来了一根铁棒,咬着牙道:“老子也走了,这些家伙怎么办?劳资还对不对住警察这两个字?别给我碍事!我叫了人,很快就会过来!真的打算帮我的话,就给我滚!远!点!”

……

……

滚远点……

莫小飞惊恐地跑出了车间。

那怪物……他对付不了……会死的……会死的……

不值得……那些人,不值得……不值得……

“如果持续地使用这种能力,的身体就会更快地垮掉……”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

“劳资还对不对住警察这两个字?”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能力,能力……能力……能力……

懦夫,会死,懦夫,不想死,懦夫……

“爸,后悔过吗……”

会死……会死……会死……

“劳资还对不对住警察这两个字?”

“如果持续地使用这种能力,的身体就会更快地垮掉……”

会死!

垮掉!

垮掉!

垮掉!

“……而是当穿上了这件衣服之后,应该做点什么,它赋予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啊——!!!!!!!!!!!!!!!!!!!!”

……

……

麻痹!

果然是老了!还有那什么破规矩,没有出勤任务的时候不允许配枪!

麻痹,麻痹!!

只不过是短短了一分多钟的时间,马厚德就感觉到比做十次的体能训练还要辛苦得多!

又吐出了一口老血,马厚德想要站起身来……劳资不认老!

只是一种突然而来的昏眩的感让他的眼皮下一子沉了下来,身体一软便昏睡了过去。

倒下的警官不知道,那丑陋的东西此时正一步步地朝着他走来。

丑陋的东西张开了血盆的大口,眼中的青光闪烁不停,正打算朝着这个突然倒下的家伙咬去。

美味的食物——它没有理智,什么也没有,它从什么地方而来它自己也不知道,也不会有拥有思考这些的能力,它只是感觉到肚子饿而已。

新鲜的血肉,正不断地引诱着它。

猛然!

它的身体狠狠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下子撞开!它看着远离了自己视线的食物,本应该已经进入了口中的食物,一下子便发狂。

朝着那它弹开的家伙,飞扑而去!

只是它又一次地被弹开……它不懂得思考,却感觉到这个家伙无比的脆弱。

确实是脆弱。

连续弹开了这个怪物两次之后,莫小飞的口中已经有着一口鲜血准备吐出,身上下都像是为了他的行为而抗议着。

只是他咬了咬牙齿,双手用力握至最紧,强忍着大脑如同随时会炸裂般的痛楚,让四周所有的钢材,铁管……统统都悬浮了起来。

莫小飞狠狠地挥动了自己的手臂,那数十,上百的,数百的大大小小的金属,便如同出膛的子弹般,疯狂地朝着这丑陋的怪物激射而去!

嗤!嗤!嚯!嚯!!

金属撞击在这个丑陋东西的身上,宛如撞击在墙壁之中,竟是如此的坚硬,根本没有办法能够穿透!

这怪物顶着这大量的金属物的冲击,愣是一步步地朝着莫小飞走来!

莫小飞忽然咳出了一口鲜血,头痛欲裂,脑中无数道声音响起,让自己不要管,会死。

啊——!!!!

少年忽然发出了一声怒吼!附近所有的金属刚才纷纷朝着这丑陋的怪物疯狂地冲击而来!

只是这一次,这些金属刚才不再是射击,而是一根接着一根,一块又一块地朝着这个怪物挤压而来,缠绕而来!

钢板挤压着怪物的身体,粗长的钢根则是缠绕着这怪物的四肢,脖子!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它靠近着,靠近着,靠近着,举步维艰地靠近着!

莫小飞双眼通红,鲜血从眼中不停地冒出,耳孔也同时开始渗出鲜血。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持着他。

他觉得没有必要继续这种坚持……然而他身体却在,他的意志却在做着这些违背理性的事情。

怪物依然还在靠近,缠绕在它身上的一切金属钢材,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它就像是一个吸引了无数金属的巨大磁铁一样,明明脖子已经歪曲,明明双手已经被扭曲。

一步……一步……它终于停了下来,张了张口,似乎发出了什么声音。

轰——!!!

巨大的金属山最终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眼下的这个怪物也已经不能再次的动一下。

莫小飞一下子跪倒了在地上。

脸上七孔鲜血直流,仿佛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一般,身体就像是当初被金毛权哥殴打在地上,彻底地散架般的虚弱。

如风中摇曳的灯火……仿佛,已经走到了尽头。

莫小飞却突然笑了一笑。在鲜血之中,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

好像,有点能够明白到当年的想法了……

爸,我,已经可以成为心中的英雄了吗。

¥¥¥¥¥¥¥¥¥¥¥¥¥¥¥¥¥¥¥

PS1:迟了更新抱歉,不过这章七千字……可以补偿了吧。

PS2:明天是类似后续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