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机会吗?

几乎没有!

陈耕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大问题,他苦笑着摇头:“这件事……怎么说呢,基本上是没可能的。”

“为什么没可能?”黄文清无法理解。

“因为咱们和麦道公司签署的这个合作协议,是一个贸易补偿性质的合作协议。”

“补偿贸易?”黄文清一愣:“您怎么知道的?”

所谓补偿贸易,就是为了平衡两国的贸易差而采取的一种大宗购买手段,这非常好理解,咱俩做生意,我每年卖给你的东西价值5个亿,你每年卖给我的东西价值8个亿,这就意味着我跟你做生意亏了三个亿,只是虽然亏了,可我还想长久的把生意跟你做下去,但我又不能接受每年都有这么大的亏损,怎么办?

这个时候,补偿贸易就应运而生——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跟我做生意亏大了,那我从你这儿多买点东西成不成?

这批麦道d—82是这么回事,去年以易货贸易的方式从波兰采购的那批大约5000辆的菲亚特126p轿车也是如此,都是为了平衡贸易而进行的补偿贸易。

但黄文清无法理解的是,这种事情,在没有公布之前,你陈耕不应该知道吧?

“别忘了我和麦道公司的小麦克唐纳先生是什么关系,”陈耕表示你想多了,也低估了我在美国的能量,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完不是个事:“在美国,这样的事情除非我不想知道,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

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

黄文清被陈耕这番霸气的话给镇住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也对,既然是为了平衡贸易,那么飞机上的主要子系统如发动机、通讯系统、导航系统等等肯定要采用美国企业生产的产品,否则这桩交易又如何起到贸易平衡的作用?

“不对啊!”

黄文清一拍大腿,忽然说道:“您这个说法不对!咱们为了平衡贸易要采购麦道d-82,跟是否采用美国的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生产的发动机,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咳咳咳……”

陈耕差点儿被黄文清这话给呛到,急忙问道:“怎么就不对了?”

“平衡贸易的最终目的,其实还是为了磨平贸易双方的逆差,对吧?”

“没错。”

“既然这样,那就简单了,”黄文清说道:“这笔贸易咱们是赶不上了,但以后咱们国家肯定还要继续从麦道公司采购飞机吧?咱们完可以说服上面的领导,让领导们以后从美国采购飞机的时候,不管是从麦道公司买飞机还是从波音公司买飞机,他们必须采购咱们的发动机装机才行,对咱们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拿出可以适配麦道—82以及其他同类型干线飞机的发动机产品。”

陈耕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还能这么玩?

但随即,陈耕紧接着的第二反应就是:似乎……还真的可以这么玩,起码从纯技术、纯理论上的角度来讲,这么做是可行的。

但是否真的可行,影响因素有很多,比如……

“想法倒是不错,但其中的困难也不少,最麻烦的是怕美国政府从中作梗。”

“美国政府从中作梗?这是怎么说的?”黄文清听的心中大奇,急忙说道:“陈先生,您对美国的情况门清,您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耕想了想,给黄文清解释道:“咱们先不讲政府层面的因素,只说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讲这件事的大致操作流程,然后我再给你说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好的好的,”黄文清小鸡啄米一样的连连点头:“你说。”

“因为在这之前麦道公司的dc—9系列、麦道—80系列飞机从未使用过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如果要换装罗尔斯·罗伊斯的发动机,按照美国航空管理部门的规定,这款飞机就要重新进行适航取证。

可这么一来,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tay’系列发动机只是一款60至70千牛推力级别的发动机,如果罗尔斯·罗伊斯想要将‘tay’系列的推力提升到80多千牛乃至90多千牛,发动机同样需要适航取证。

这么一来,整件事的操作流程就变成了:

首先,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帮我们拿出85至95千牛级别推力的发动机;

之后,我们拿着这个发动机去适航取证;

再之后,是麦道公司用我们的新发动机对飞机进行适航取证,当这一整套流程走完之后,才算是一切搞定。

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讲,哪怕一切顺利,这一整个流程走下来需要最少五年的时间,”说到这里,陈耕一摊手:“但问题在于,普拉特·惠特尼公司不可能坐视自己的利益受损,在美国政坛和航空管理机构有着深厚的人脉和影响力的普拉特·惠特尼,必然会利用自己的能量来影响我们的发动机的适航取证工作——也就是说,美国人会让我们的发动机拿不到适航许可证。”

拿不到美国的适航许可证,这发动机自然也就不荀彧装在美国生产的飞机上。

“这样啊……”

黄文清一脸的失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将这个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我知道你是为了公司着想,”陈耕拍拍黄文清的肩膀,宽慰他道:“但这件事你反过来想,如果我们尽快实现福克f100乃至福克f150的国产化,不但不用看美国人的脸色了,而且还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宝贵外汇,这不比在发动机上抠抠搜搜的打主意强多了?”

“对啊!”

黄文清一拍脑袋,这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搞错了:相比于魔都那边搞的那个麦道d—82项目,董事长和荷兰福克兰—联合航空技术公司一起搞的福克f100飞机项目,那可是从一开始就将国产化写入了合同里面的,自己与其拼命的琢磨将发动机卖给美国人,还不如加把劲尽快实现f100的国产化呢,就像老板说的那样,可以为国家节省大量的宝贵外汇。他很是不好意思:“对不起董事长,我差点把主次给搞混了。”

陈耕就笑着摆摆手。

这边,看到陈耕和黄文清聊的差不多了,王大志立刻凑上来:“董事长,有个事情我要向您汇报一下。”

“哦?”陈耕挑了挑眉毛,示意王大志有话说话。

“您能不能和这边的摩托车发动机工厂说说,每个月多给我们点发动机?”王大志苦着脸对陈耕说道:“每个月的那点儿量,完不够啊……”

“你们冰城分厂不够?我们蓉城这边更不够!”

王大志的苦水还没倒完,蓉城这边的领导干部就不干了,此前担任成发厂生产副厂长、现在是摩托车分厂负责人的聂光就跳了出来,指着王大志的鼻子不客气的大骂:“王副总,这件事你们冰城方面可做的不仗义,上个月总共生产了2000台摩托车发动机,我们按照协议发给你们1400台,就这样你还不满足?

你说你们的量不够,知不知道只有0600台发动机的我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蓉城市政府、巴蜀省政府的相关领导同志一天给我们打八个电话,就想让我们多生产几台摩托车,你可倒好……”

听着聂光在历数冰城那边的不厚道,陈耕听的哈哈大笑。

当初陈耕为解决哈飞厂和成发厂庞大的待就业人群,向华夏政府争取的两个项目:摩托车和汽车,其中摩托车发动机和面包车用小排量发动机的生产放在了蓉城这边,摩托车的生产任务双方都有,而面包车的生产,前期主要由哈飞厂那边进行。

在10月份的时候,蓉城的摩托车发动机工厂的建设工作终于完工,现在摩托车发动机工厂这边属于小批量试生产、人员和生产线进行磨合的初步阶段,上个月实现了月产摩托车发动机2000台。

而按照当初的协议,蓉城汽油机工厂这边生产的发动机主要供给哈飞厂那边的摩托车生产工厂,同时兼顾蓉城这边,发动机的双方供应比例大致是7:3。

2000台摩托车发动机,就意味着2000辆摩托车,这听上去是不少,可相对于当前庞大的市场需求来说,这点量连个水花都冒不出来,冰城、蓉城的相关部门、领导们在听说商飞集团的摩托车工厂已经开始小批量试产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杀上门来,大手一挥:不管你们生产了多少摩托车车,我们包了!

这两天来陈耕一直在蓉城呆着,听说到的关于蓉城这边的情况就比较多,比如聂光,他苦苦哀求、的想尽了办法才给商飞集团留下了20辆。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用争了,”看着互相指责对方不厚道的聂光和王大志两人,陈耕笑道:“内燃机厂那边的产能爬坡很快,最多三个月,产能就能达到设计产能的70,所以你们也不用争了,不过……”

说到这儿,陈耕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我一直强调的那个问题:质量!质量!还是质量!如果谁为了抢速度而忽视了质量,那没说的,处理办法就一个:就地撤职!都记住了没有?!”

终于有了向兄弟们求保底月票的勇气!

好几个月没在月初向兄弟姐妹们求保底月票了,至于原因么,大家都知道,这几个月的更新不给力,更新不给力就抬不起头来,没脸向大家求月票——就那点更新量,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向一直以来支持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求月票呢?

所以在上上个月的月底,千年就默默的发誓,一定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认真码字,可千年也知道,这话说出来大家也不信,所以上个月,千年努力的积攒了一个月的人品:只请了一天的假,其他时间每天两更。

虽然这点更新量和那些更新狂魔们不能比,但咱稳定啊,看看有多少更新狂魔更着更着就一刀下去入宫了?千年虽然更新慢了点,但人品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保证的。

所以,在上个月积攒了足足一个月的人品之后,千年终于心惊胆颤的、小心翼翼的向诸位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敬爱的读者老爷们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大家可以把保底月票投给千年吗?

千年保证,在接下来的这个四月份里,继续每天两章稳定的更新,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请大家给千年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也祝千年所有的兄弟姐妹们在接下来的这个月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升职加薪……

祝万安

千年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