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不咱们就不带他了?”没想到事情有这么严重的王大志,怯生生的问道。

陈耕想了想,说道:“倒也不是完不行,如果洪都厂同意在宣传的时候,将k8宣传成是我们代理的产品,那倒是没什么问题。”

一家美国的企业代理了华夏的产品,并且将这个产品拿到了土埃,借助土埃这次采购的机会进行展示,这是非常正常的操作,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恐怕不行,”王大志迟疑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您知道的,国内航空类军事装备的进出口都归中航进出口总公司管,进出口总公司肯定不可能同意这么操作。”

“那就没办法了,”陈耕道:“咱们也不可能做慈善……如果洪都厂有那份能耐,那就先去做通航空进出口总公司的工作好了。”

“唉……”

王大志叹了口气:确实,帮朋友不是问题,但商飞集团没有损害自己的利益去帮助别人的理由。

…………………………

蒂姆·潘和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为陈耕组建竞选团队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蕾拉妮·泰勒也适时的将陈耕有意竞选底特律市市长的消息给放了出去,以试探媒体和民众的反应。

如蕾拉妮·泰勒所预料的那样,陈耕有意参与明年的底特律市市长的竞选的消息,立刻引起了媒体的巨大轰动:虽然确实有不少富豪通过竞选进入政坛,但费尔南德斯·陈的这个声明格外的不同,因为这是美国自建国以来,明确表示要进军整天的第一个首富!

虽然作为陈耕的助理,蕾拉妮·泰勒表示陈耕参选的只是底特律市的市长竞选,但立刻被媒体们解读出了无数的意思,甚至连“费尔南德斯·陈先生剑指白宫!”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都写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陈耕准备造反。

这些媒体绝对不是好心,90年代中期,美国媒体的“白左”倾向还非常强烈,他们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恶心陈耕,但接下来的民调结果却狠狠的抽了这些希望能够看到陈耕的笑话的家伙们一耳光:民调显示,对于陈耕有意参加底特律市市长竞选这件事,底特律的居民、尤其是有色族裔的居民,竟然是持着高度欢迎的态度。

清纯美女思恋回忆在秋季

为什么高度欢迎呢?

abc电视台的一个街头采访相当能够说明问题……

“费尔南德斯先生要参加底特律市市长的竞选?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第一个接受采访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黑人女性……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在听街头采访的记者询问她对陈耕参加明年的市长竞选是什么态度和看法的时候,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兴奋不已:“费尔南德斯先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先生,他在用工方面对我们黑人没有任何歧视,我们黑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好人,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毫无疑问,我会把我的选票投给他,是的,我会这么做……”

“费尔南德斯先生想要做市长?为什么不可以呢,”紧接着接受采访的是一个中年男性白人,他对陈耕做市长这件事也同样持支持的态度:“只要是美国人,谁都可以成为底特律的市长,不过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费尔南德斯先生……

你问我为什么?

想想吧,费尔南德斯·陈先生可是世界首富!他的头脑和聪明无人能及!让这么一个人做我们的市长,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给我们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帮助我们创造更多的财富……我问你,如果世界首富愿意带你一起赚钱,你会拒绝他吗?”

第三个接受采访的是一个典型的拉丁裔女子,面对镜头,她先是对这个消息表示了质疑,认为陈耕绝对不可能竞选底特律市市长,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的亿万富豪们根本不可能从政,对于他们来说,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当记者表示这个消息是真的、并且拿出了一些报纸来证明这件事之后,她激动的跳了起来:“毫无疑问,我会投他一票!”

随后,她对记者表示:“我就是ac汽车工厂的工人,我知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我看来,没有人比费尔南德斯先生更适合担任市长了……事实上在我看来,费尔南德斯先生甚至可以成为美国的总统,而且我坚信他能做的比二战之后的历任总统都还要好。”

好吧,这个陈耕产业当中最不起眼的一颗螺丝钉,对陈耕居然有着这么盲目的信任。

abc电视台是准备“搞个大事”的,但这则采访出来之后根本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不但底特律市的居民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只要费尔南德斯·陈有意,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市长,甚至abc电视台在密西根州其他地方进行的采访的时候随机进行了采访,其他地方的民众居然表示:什么?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有意竞选底特律市市长?这是好事啊,这是大好事……如果有一天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有意竞选密歇根州州长,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投他一票的。

这个采访结果,让美国的多家想要看陈耕的笑话的媒体目瞪口呆之余,也让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和蒂姆·潘紧急找到了陈耕……

“boss,我们需要调整我们的宣传策略了。”找到陈耕的第一句话,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就是如此说道。

“哦?”陈耕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么说?”

蒂姆·潘给陈耕解释道:“先生,民众们对您竞选市长的支持的力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是最新的街头民调结果……”

说着,他递给陈耕一份资料。

陈耕也有些好奇底特律的老百姓对自己的支持率到底怎么样,可觉得在这个时候,自己大概能有个三四成的支持率……在竞选之前就有这么高的支持率,已经很高了。

可这份街头民调的结果,却让陈耕狠狠的吃了一惊:支持自己担任底特律市市长的比例,竟然高达692,持“无所谓,谁都行,我主要是看他们的竞选承诺,谁给的承诺更好我就支持谁”的中间派为147,坚决反对陈耕成为底特律市市长的比例,只有不到15。

“如果这份调查报告能够转化为选票,您已经以绝对的优势胜出了,其他的竞选对手甚至没有与您有一战的勇气,”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激动的说道:“boss,这场战斗,我们赢定了!”

能有这样的支持率,陈耕也很高兴,不过高兴之余,他的头脑还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现在说赢定了还为时过早,我们的对手都还没有发力呢,说不定我们的竞争对手现在最洗完看到的,就是我们兴奋的过了头。”

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和蒂姆·潘顿时冷静了下来:大老板说的对!

现在的民调结果,只是代表了boss有一个良好的选举基础,但最终这个基础能否转换为最终的竞选结果,还要看竞选的手段:那些在竞选之处民调结果高高居上,但最终却连最后的对决都没有进入的例子,在过往的竞选当中难道还少吗?

“您说的是,”蒂姆·潘立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耕能够在这个时候包保持这么理智的头脑,更加坚定了他要抱紧陈耕的大腿的决心:“boss,对于这次的竞选的竞选口号,您有什么想法了没有?”

陈耕这些天来还真的琢磨过这个问题,闻言,他点头道:“‘选我,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决’,你们觉得这个口号怎么样?”

如果是在国内,哪个市长敢用这个主题作为自己当选演讲似的核心,这家伙绝对干不长:韬光养晦的道理你不懂啊?!

可这是在美国,提倡的就是张扬个性,尤其是在美国政坛,你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要紧,哪怕是做不到,你可以将大部分的责任推到下属们的身上:不是我没有能力,奈何扯后腿的蠢货太多,我也没有办法啊!

正经是你要会吹牛……会宣传、会包装自己,口号夸张了一点算得了什么,竞选口号比“选我,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更夸张的竞选口号多了去了,陈耕的这个张扬无比的口号非但没有引来任何的不满,蒂姆·潘和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反倒是连连点头:“我觉得这个口号不错。”

陈耕转头看向蕾拉妮·泰勒。

蕾拉妮·泰勒;立刻也跟着点头:“我也觉得这个竞选口号很霸气,boss,我认为很好。”

她不是奉承和恭维陈耕、拍陈耕的马屁,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口号很好:世界首富参加一个小小的市长的竞选,如果连这点霸气都没有,那还有意思吗?

在竞选这件事上,陈耕还是非常尊重专家的意见的,他看向蒂姆·潘:“蒂姆,你确定这个口号没问题?”

“我确定,绝对没问题,”蒂姆·潘回答到毫不犹豫:“boss,相信我,这样的竞选口号绝对能够打动那些头脑简单、寄希望于选出一个绝顶聪明的市长来帮他们改善生活的家伙,进而拿到他们手中的选票……对于这个,我太熟了。”

陈耕:“……”

好吧,既然专家这么说,我就这么信吧——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的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精英阶层是真的聪明,美国能够从一个罪犯流放之地变成世界超级强国,而且搞的苏联现在只剩下了半口气,靠的就是这些精英阶层,而被“快乐教育”给快乐了几十年的美国普通民众,大学毕业后连100以内的加减法心算都掌握不了、去超市买东西算不清账的情况,也绝对不是故意抹黑美国人,谁让他们上学的时候快乐了呢?受教育、学东西这个事情,从来就没有快乐的这一说。

“boss,我希望您能够接受几个采访,最好是面向我们底特律本地的媒体,”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适时的说道:“这有助于帮您确定先发优势。”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可这是在美国,提倡的就是张扬个性,尤其是在美国政坛,你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要紧,哪怕是做不到,你可以将大部分的责任推到下属们的身上:不是我没有能力,奈何扯后腿的蠢货太多,我也没有办法啊!

正经是你要会吹牛……会宣传、会包装自己,口号夸张了一点算得了什么,竞选口号比“选我,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更夸张的竞选口号多了去了,陈耕的这个张扬无比的口号非但没有引来任何的不满,蒂姆·潘和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反倒是连连点头:“我觉得这个口号不错。”

陈耕转头看向蕾拉妮·泰勒。

蕾拉妮·泰勒;立刻也跟着点头:“我也觉得这个竞选口号很霸气,boss,我认为很好。”

她不是奉承和恭维陈耕、拍陈耕的马屁,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口号很好:世界首富参加一个小小的市长的竞选,如果连这点霸气都没有,那还有意思吗?

陈耕:“……”

好吧,既然专家这么说,我就这么信吧——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的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精英阶层是真的聪明,美国能够从一个罪犯流放之地变成世界超级强国,而且搞的苏联现在只剩下了半口气,靠的就是这些精英阶层,而被“快乐教育”给快乐了几十年的美国普通民众,大学毕业后连100以内的加减法心算都掌握不了、去超市买东西算不清账的情况,也绝对不是故意抹黑美国人,谁让他们上学的时候快乐了呢?受教育、学东西这个事情,从来就没有快乐的这一说。

“boss,我希望您能够接受几个采访,最好是面向我们底特律本地的媒体,”帕特里夏·伊迪斯·哈里斯适时的说道:“这有助于帮您确定先发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