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里斯塔楼里,被赫敏心心念念的艾伦正认真地搅拌着一个坩埚,仿佛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熬制眼前的药剂。

兄长艾伯特和芙蓉已经订婚了,也该将安排芙蓉进入哈里斯塔楼的事情解决了。可惜增魔药剂制作原材料很难收集,所以除了提供给芙蓉这种新成员外就只能给哈里斯的下一代预留。不过与此同时,还可以再熬制一些属性药剂送给保护伞小队的成员们,完成当初说要帮助他们提升实力的承诺,毕竟属性药剂的材料相对没那么稀有,而且之前也还剩余不少。

待到一排属性药剂整整齐齐地排列到了桌子上,艾伦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因为不停地搅拌坩埚而有些酸痛的胳膊。毕竟熬制魔药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保证药效,药材的分量必须十分精确,药材的处理手法也要正确无误,除此之外还要经历长时间的熬制,在熬制的过程中还要在恰当的时间恰到好处地加入相应的药材,稍有疏忽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这实在是费神费力,不过好在并不是要配制福灵剂,否则艾伦得为此忙碌上整整半年而非大半天了。

短暂的休息过后,艾伦派遣班尼将一张制作精美的邀请函寄给了芙蓉,郑重邀请她参加哈里斯家族的聚会。顺便艾伦也将聚会的事情也告知了其他成员,显然自己的母亲在得知消息后对于这场欢迎芙蓉的聚会要比艾伦上心得多,艾伦干脆就将事情都拜托给了她,让她在塔楼一层随意布置,自己乐得轻松。

聚会的时间艾伦定在了周末,这样方便于其他人能抽出时间来参加聚会。

安排好了一切,艾伦变成凤凰瞬移回到了德姆斯特朗。

霍格沃兹,小巫师们踏着厚厚的积雪穿过菜地去上草药课,袍子被吹得鼓鼓的,在风中飘舞。狂风呼啸着击打着温室的棚顶,几乎听不到斯普劳特教授在说什么。下午的保护神奇动物课从户外转移到了一楼的一个空教室里。但是不论什么课程,哈利和罗恩在课堂上都心不在焉,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八点钟的第一次集会。

晚餐的时候,哈利狼吞虎咽地吃着他的香肠和土豆泥,当他抬起头来喝南瓜汁时,发现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安吉利娜正在看着他。

“怎么啦?”他含混地问。

“你看起来很饿。”安吉利娜吃惊地说道。

“我只是想快点吃完饭然后去布置一下我们即将训练的地方。今晚八点钟,在八楼,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我在那里等你们。”哈利含混地说道。

“好的,凯蒂和艾丽娅也想参加,我到时候和她们一起去。”安吉利娜向哈利眨了眨眼睛,抱起了自己的书本,离开了长桌。

优美的气质优雅的感觉

哈利和罗恩早早地就到了八楼,按照赫敏教授的方法,哈利双手握拳默念:“我们需要一个学习搏斗的地方……”他想,“给我们一个练习的场所……不会被发现……”

“哈利。”他们第三次转身时,罗恩突然说。

墙上出现了一扇非常光滑的门,哈利握住铜把手,拉开了门,带头走进一间宽敞的屋子,现在的有求必应室和赫敏带他们来时的景象截然不同,里面点着火把,像地下教室里的一样。墙边是一溜木书架,地上没有椅子,但放着缎面的大坐垫。屋子另一头的架子上摆着窥镜、探密器等各种仪器,还有一面有裂缝的大照妖镜,场地的中央是几个脸上雕刻着面具的木制假人,它们的手中也握着一把魔杖,哈利觉得它脸上的面具有点像他在火焰杯最后一场比赛时看到的那些食死徒面具。

“他们会满意的,不是吗?这比哈里斯集训班的魔咒课教室还棒多了。”罗恩走到了墙边的一溜木书架前。

“看这些书!《普通咒语及解招》……《智胜黑魔法》……《自卫咒语集》……哇……”罗恩伸出一根手指从一排排羊皮面大厚书的书脊上划过,“格兰杰不愿意加入进来我们的新社团是她的损失,如果她看到这些书,她一定会后悔自己的选择的。”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哈利转身一看,金妮和纳威到了,寒暄过后,金妮找到了一本《不祥之人的不祥》,坐在垫子上静静等待着。哈利和纳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罗恩不住地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八点钟时,每个垫子上都坐了人。哈利走到门口,转动锁上的钥匙,发出令人满意的咔哒一声,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

哈利按照他之前在心中反复揣度过的计划,安排成员们分组对抗,让他们先开始练习“除你武器”这项基本而使用的魔咒。

哈利开始在屋里巡视,不时停下来提提意见,这道魔咒是哈利自己目前最擅长的法术,他希望在第一次训练时展露自己的实力给成员们带来信心。

大家的技术到真如同哈利所期望一样得到了改善,哪怕这才是第一次集训。“非常好,”哈利说,“但我们马上要超过宵禁时间了,就到这里吧。后天同一时间,同地点?”

“早点更好!”迪安托马斯急切地说,不少人点头赞同。特别是尝到了甜头,训练效果特别好的几个小巫师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第二次训练。

由于参加人数比较多,他们决定分批离开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哈利他们几个骨干先留在了有求必应屋里继续讨论着。

“现在的问题是,我还觉得我们应该有个正式名称,”哈利清晰地说道,“这可以促进团结和加强集体精神,是不是?”

“叫‘反乌姆里奇联盟’?这个老巫婆让哈利你禁赛了。”安吉利娜期待地问。

“或者叫‘魔法部是笨蛋小组’?弗雷德和乔治异口同声。

“我想,”哈利挠挠头,望着弗雷德说,“这个名称最好不让人看出我们是干什么的,这样我们可以在外面安地提到它。”

在塞德里克毕业后显得有点形单影只秋张有点羞涩的举起了手,轻声说到:“防御协会如何?对外我们时我们可以直接简称d.a。”

“福吉不是害怕邓布利多组织军团吗?就叫邓布利多青年军怎么样?虽然有点男性化,但对外可以简称y.d.a,我用那首麻瓜歌基督教青年会会歌改的,这样隐蔽性更高,别人甚至以为我们在谈论什么新麻瓜歌。”罗恩兴奋得道,他觉得自己想到的这个名字特别贴切。

“好主意!就这么定了,就叫邓布利多青年军。最近罗恩特别喜欢电视上放麻瓜歌曲时那首叫ya的,节奏很明快,能鼓舞士气,我们甚至都不用修改太多歌词就能把它当作我们的队歌。”哈利最近被天天哼唱的罗恩洗了脑,也觉得不错,当下就拍板把组织名字定了下来,并且通过赫敏赠送给他们组织联络用金加隆把消息发布了出去。

“不过哈利,格兰杰真有钱,一次性就送了我们一百枚改造好的金加隆作为联络器,我们的成员都才只有二十多个呢。”罗恩想着当时赫敏送给他们一袋金加隆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样子,神情和刚才兴奋不同有点萎靡。

结果等到后天,也就是第二次集训约定的时间八点钟时侯,哈利和罗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第一次聚会时每个坐垫上都坐了人不同,这一次时间到了还空着很多的坐垫,而且来的人基本上都不是麻瓜出身的。

尽管如此,百思不得其解的哈利还是按照他之前计划,安排成员们分组对抗,继续练习“除你武器”,集会带来的效果还是非常显著,毕竟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在绝大多数时间都不靠谱,另外也缺乏实战训练,更不用说像德姆斯特朗一样拥有决斗课了。

会后,百思不得其解的哈利和罗恩回到格林芬多公共休息室想询问一下这次没来参加聚会的成员缺席的理由,却发现因为时间已经比较晚不少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有几个本来还呆在休息室里的麻瓜背景的巫师在看到他们进来后,不等他们问话就站起身离开公共休息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有办法的哈利和罗恩想去找赫敏咨询一下意见,但发现赫敏正在休息室的角落里和罗米达万尼争吵着什么。

“我不用你来关心我的猫,罗米达!我知道怎么照顾它。”赫敏显然很生气,她对黑长发的罗米达喊道,对方被吼后因为生气而让她突出的下巴更加突出了,她不吭一声,直接转身回到了房间。

哈利和罗恩互相对视一眼,有点想就此远离现在状态下的赫敏,但想到了他们的y.d.a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赫敏,你和罗米达怎么了?”

赫敏连珠炮似的就对他们抱怨起来:“我知道对于一只猫来说,最近它的重量是比猫的正常重量大,但它有部分猫狸子血统,还是橘色的!每次她们看到这种情况没人会去怪猫,你们知道我的意思,没人会到你寝室看到你的猫以后会说‘你发生了什么事?小东西,是不是又吃多了?’,她们会看着我然后质问我,‘你对它做了什么?’,真的很不公平!”

哈利和罗恩虽然还有点没搞懂状况,不过他们知道在这种时候只能附和地点头。

“对吧,这很不公平,因为我尝试过了,我用魔杖给它变出光点,也有逗猫棒,我一直在寝室里跑来跑去对它说,‘来啊克鲁克山,来锻炼身体啊’,但它就是不喜欢玩!”赫敏顿了顿,想到了在自己刚变成魔法阿尼马格斯那会,还没完抵抗人头狮身蝎尾兽的天性,她自己看到那光点都差点忍不住扑过去了,赫敏干咳一声换了理由抱怨,“我甚至给它邮购了对角巷神奇动物园宠物店的减肥猫粮,他们生产的新产品,规定是每天只能吃一罐,但这是在减肥呢!我发誓尽力了,然后凌晨两点钟的时候克鲁克山会爬到我床上来站在我的头上,它整个三十磅的身子都压在我头上,然后它会贴近我的耳朵不断发出惨叫!我能怎么做?我只能对它说‘你说的没错,减肥计划结束了,我完不知道你的感受是这样的,我道歉’,然后我马上就起床给它喂了食,我除了学业还有集训班以及保护伞公司要管理呢,我得睡觉。”

“呃……你做的已经很棒了。”哈利试图安抚赫敏,但不自觉地用上了罗恩在上学期期末告别芙蓉时所用的装腔作势般的口气。

“对吧,我现在在霍格莫德村,看到有巫师父母带着胖胖的小孩的话,我都会和他们点点头,用眼神交流告诉他们‘我懂你们,他晚上是不是也站在你的头上冲着你的耳朵大喊?我懂,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我们还得睡觉呢’。”赫敏抱怨完显然舒服多了,她在格林芬多能真正说上话的朋友不多,缓和情绪后她看向还有点惊愕的哈利,“说吧,又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不过我得提前声明,我不会再让你抄作业的,你得自己做才能学得到东西。”

总算有了机会,哈利连忙将他自己的集训班上奇怪的现象告诉给了赫敏。赫敏闻言也摸不着头脑,按照他们本来的预估,哈利在麻瓜出身的学生眼里应该更有声誉、更受欢迎才对,没想到结果却恰恰相反。

“为什么我的集训班y.d.a不讨喜呢?”哈利垂头丧气地坐在赫敏的身边,问道。

“什么?”赫敏猛地扭头看向哈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们的集训班叫什么?”

“y.d.a啊。邓布利多青年军的简写。”哈利不明白为什么赫敏看起来那么激动。

“哦是啊你果然不知道吗?”赫敏说着,非常不像赫敏地咯咯笑起来,然后想到哈利在他姨妈家里的遭遇又有点同情地强行把笑憋了下去,“你知道,青年除了青年的意思外,直接的意思其实也可以当作“年轻男人”的意思,那韦斯莱喜欢的那首歌的歌词就成了‘呆在ya其乐无穷……这里有年轻男人所需的一切……你可以与其它年轻男人结伴而行。’实际上,在麻瓜界,这首歌被支持同性恋的组织们经常用作会歌,有同性恋国国歌的说法,你们该在假期里看看这首歌的的,巫师电视上为了避免麻烦换成了自己的画面。”

哈利刚刚喝到口中的水噗地从鼻孔喷出来,呛得不住咳嗽。一旁的罗恩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又立即涨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