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登·贝尔的意思是只要詹姆斯·尼古拉·格雷肯来咱们公司,他就同意来咱们公司?”多露西点点头,一脸自信的道:“ok,boss您放心好了,这俩人他们来定了!”

詹姆斯·尼古拉·格雷现在是在ib没错,但那又怎么样?无非就是挖人罢了,对于这一点多露西有着十足的自信。

“那就好,”既然多露西这么有信心,陈耕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他随即问道:“dec的工程师们都到齐了没有?”

“都到齐了,”多露西应了一声,虽然是在多露西她自己的办公室里,可她还是鬼鬼祟祟的压低声音:“boss,我看这些家伙可都是好手,您看要不要……”

这女人是打算给肯·奥尔森来个“刘备借荆州,一借不还”啊,陈耕也有些心动,不过琢磨了一下,陈耕还是决定放弃了:“算了,传出去对我们的名声不好,就现阶段而言,我们打造一个好名声比较重要。”

“那好吧。”多露西有些遗憾,不过还是点点头:“哦,对了,加里告诉我,他们已经选定了cpu,准备以摩托罗拉60为平台研制新的微型机,另外摩托罗拉方面也明确表示,如果我们能够在两年内给他们下100万片的订单,他们可以应我们的要求设计一款改进型的60芯片,并且保证给我们九折的折扣。”

“摩托罗拉这是眼红了啊。”听多露西这么说,陈耕顿时就笑了。

多露西脸上也都是笑容。

因为thkter系列微型机面采用英特尔公司的8086和8088系列中央处理器的缘故,随着thkter系列微型机在球范围内的持续热销,英特尔8086和8088系列cpu在球微型机用cpu市场所占的份额也越来越高,受此影响,英特尔的股价也是一路飙升,相比于两年前,英特尔的股价已经飙升了50还要多。

看到英特尔大发特发,股价和业绩双双飘红,同样身为集成电路巨头的摩托罗拉怎么可能不眼红?说难听点儿,也许摩托罗拉早就惦记着撬英特尔的墙角了也说不定,毕竟相比于英特尔,这个时代的摩托罗拉才是真正的集成电路巨头,而且是可以与蓝色巨头ib分庭抗礼的那种。

笑完了,多露西跟着叹了口气:“不过如您所料,我们入股的要求被摩托罗拉拒绝了,摩托罗拉方面表示,我们可以从市场上收购流通股,但现有的股东不可能将他们手中持有的股份向我们转让。”

陈耕脸上的表情跟着收了起来,片刻后,他点点头:“老牌巨头嘛……呵呵……”

比基尼美女 清纯泳池边写真

顿了顿,陈耕接着说道:“既然人家不愿意让咱们入股,那就算了,摩托罗拉个头太大,不太好欺负,既然摩托罗拉不好欺负,那咱们就换个好欺负的。”

这就是将主攻的目标重新调整为英特尔了。多露西会意的点点头:“好的,boss,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接下来,数据研究公司这边就不怎么需要陈耕操心了,陈耕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ac这边。

“头儿,我与荷兰、比利时、丹麦以及瑞典的几家大型汽车经销商达成了意向协议,他们同意代理我们的产品,但您知道的,因为此前我们的汽车从来没有在欧洲投放过的缘故,他们代理我们的产品这件事非常的谨慎,都不肯保证销量,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连一个样车都没有……”

说到这里,杰克·韦尔奇脸上带着几分为难。

之所以选择荷兰、比利时、丹麦和瑞丹这几个国家,是因为一方面,这几个欧洲小国的经济都比较发达,不用担心老百姓的购买力,另一方面,因为国家的规模太小,这几个欧洲小国虽然也有自己的汽车工业,但却要么是没有自己的民族汽车品牌,要么是只有一两个自己的汽车品牌,就算ac进来,也不会引来太大的反弹,

如果想要从意大利、德国和法国这些欧洲汽车工业强国打开市场,那遭遇的反弹可就大了,雪铁龙汽车、标致汽车、菲亚特集团、狼堡集团、戴姆勒集团……这些巨头们哪一个都不是好相与的,或许ac可以在北美市场教他们如何做人,但换了欧洲市场尤其是他们的本土市场,陈耕和杰克·韦尔奇毫不怀疑对方有有一百种盘外招玩死自己。

一句话,ac这次的欧洲战略就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陈耕倒是不介意,他拍拍杰克·韦尔奇的肩膀,笑道:“被这么说,在没有任何样品、只凭借着几张效果图的情况下你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错了,我不能要求你做的更多。至于那些欧洲的经销商们,我也理解他们,作为生意人,他们不可能只凭我们的一面之词就做出太多的承诺,这很正常,但我相信最终我们的产品会征服他们。”

“这就是我想要和您说的,”杰克·韦尔奇立刻说道:“boss,您专为欧洲设计的新车什么时候才能交付?”

“样车吗?三个月差不多。”

设计一款新车,在动力总成是货架产品的前提下,最难的其实不是造出来,而是设计,外观、内饰、整体设计……这些才是最耗时、最让厂家头疼的,等这些都完成了之后,整个项目也就完成了九成,至于后面的样车试制、车辆测试以及最后的调试定型这些,其实都是些水磨工夫。

但杰克·韦尔奇却是面有难色。

“怎么?”注意到杰克·韦尔奇的反应,陈耕有些奇怪:“这还不够吗?”

杰克·韦尔奇点点头:“能不能少一个月?”

陈耕挑了挑眉毛,不解的看着杰克·韦尔奇:“杰克,你知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敢保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三个系列那么多的车型……”

“是的是的,我明白,”杰克·韦尔奇急忙点头:“但是boss,样车出来之后还要去欧洲进行实地路测、修改,在制定推广战略和宣传方面也需要时间……”

“这不可能,”陈耕明白杰克·韦尔奇的意思,但他缓缓的摇摇头:“杰克,你应该明白,三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好吧,”确认自家老板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杰克·韦尔奇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尝试一下能不能借着这段时间再谈下几个国家。”

“这就对了。”陈耕笑眯眯的点头。

————————————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数据研究公司鬼鬼祟祟的与dec、摩托罗拉的接触当然瞒不过有心人,更别说数据研究公司与这些公司的接触是在被英特尔的拒绝之后,作为自己最大的客户,英特尔对数据研究公司的动向难免格外留意一些,在英特尔的特意留意之下,数据研究公司的点点滴滴的不寻常不免就落入了英特尔的眼里……

“先生,多露西女士拜访了摩托罗拉负责芯片业务的执行副总裁拉马库斯,两人谈了大约2个小时……”

“先生,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拜访了dec董事长肯·奥尔森先生,应该与数据研究公司资金大肆从dec挖人有关,但不知道两人谈了些什么……”

“boss,数据研究公司忽然停止了从dec挖人的举动,疑似与费尔南德斯先生上次和肯·奥尔森先生的会面有关……”

“先生,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拜访了现在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的戈登·贝尔先生,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是费尔南德斯·陈先生与肯·奥尔森先生达成了某些协议:dec以允许数据研究公司挖走戈登·贝尔先生为条件,换取数据研究公司不再从dec挖人……”

“先生,最新的消息,摩托罗拉忽然派出了大批芯片方面的工程技术人员入驻数据研究公司,我们高度怀疑数据研究公司准备开发基于摩托罗拉中央处理器的微型机……”

“boss,您要的结果出来了,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从摩托罗拉内部得到的消息,数据研究公司在摩托罗拉的协助下,正在力开发基于摩托罗拉60中央处理器的微型机。

另外,数据研究公司曾经向摩托罗拉提出过为了保证芯片供应的安要求持股摩托罗拉股份的事情,只是被摩托罗拉拒绝了,但数据研究公司方面似乎并没有放弃……”

“先生,数据研究公司向我们发出了邀请,邀请我们参加他们在下个月月初的供应商大会,但他们并没有表现的特别热情,综合此前的消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在我们上次拒绝数据研究公司之后,费尔南德斯·陈先生已经决定投入摩托罗拉的怀抱。

我不得不提醒您,如果数据研究公司真的面采用摩托罗拉的中央处理器,这个结果对于英特尔来说将会是难以承受的,股东们也会对您的能力进行质疑……”

…………

面对反馈回来的越来越糟糕的消息,英特尔的领导层们再也坐不住了。

一开始陈耕向他们提出持股要求的时候,正沉浸在股价和业绩飙升当中的英特尔领导层是傲慢的,他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陈耕的要求:开玩笑!傻子都知道英特尔的未来一片光明,老子为什么要把嘴里的肉让给你?

可现在,数据研究公司明确要与摩托罗拉进行合作的态度彻底吓坏了英特尔的高层,他们这才意识到一个此前他们没在意、或者说故意没在意的问题:没有数据研究公司的支持,英特尔其实就只是一个二流的芯片供应商,如果数据研究公司掉头转向摩托罗拉,什么世界顶级的芯片制造和供应商,什么与ib、摩托罗拉抗衡……不存在的!

对于现在的英特尔来说,如果数据研究公司真的转向了摩托罗拉,英特尔为了应对数据研究公司暴增的芯片需求而耗费巨资增加的产能将彻底变成一笔亏到了姥姥家的买卖,芯片卖不出去就没办法偿还银行的贷款,届时这么大一笔贷款甚至有可能将英特尔给压垮。

在巨大的财务压力的刺激下,英特尔高层很快就达成了一项共识:英特尔绝对不能失去数据研究公司,英特尔承受不了失去数据研究公司的代价!

“你说英特尔松口了?”接到多露西的电话的时候,陈耕有些意外。

“是的,他们松口了,”电话里的多露西的心情听上去很不错:“英特尔的总裁克劳福德主动联系了我,说为了加深两家公司的联系,他们经过慎重考虑后,认为可以向我们出售部分股份。”

陈耕断然的道:“不用理他。”

“嗯……”

多露西有些惊讶,boss不是一直想要持股英特尔吗,怎么这会儿又说不要理会英特尔方面的要求?

“现在的英特尔还没到山穷水尽的绝望时刻,”陈耕倒也没有卖关子,给多露西解释道:“现在他们就算肯向我们转让股份,肯转让的比例也不会很高,只是象征性的一点,最主要的是价格方面也不会太便宜……”

不等陈耕说完,多露西瞬间就懂了:“好的,boss,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说的没错,现在确实还不是时候。”

————————————

ps:4000字!兄弟们抱歉,请稍等片刻。

“是的,他们松口了,”电话里的多露西的心情听上去很不错:“英特尔的总裁克劳福德主动联系了我,说为了加深两家公司的联系,他们经过慎重考虑后,认为可以向我们出售部分股份。”

陈耕断然的道:“不用理他。”

“嗯……”

多露西有些惊讶,boss不是一直想要持股英特尔吗,怎么这会儿又说不要理会英特尔方面的要求?

“现在的英特尔还没到山穷水尽的绝望时刻,”陈耕倒也没有卖关子,给多露西解释道:“现在他们就算肯向我们转让股份,肯转让的比例也不会很高,只是象征性的一点,最主要的是价格方面也不会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