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塔楼最顶层的感知房间内,艾伦把一楼厨房里妈妈做炖菜时用的大釜搬运了上来,架在了房间中央。这口铁埚十分巨大,可容纳一个成年人坐在里面。

一般只在过节或者像之前伦恩弄到一整只角驼兽的那种时候摩根勒费伊才会使用。

当女巫们送上材料当了副手帮忙把它们处理过后,为了保证成功率,艾伦让自己独自呆在了这间头顶是星空的预言探知间,拿出一些疗伤魔药放在桌边,他深呼吸几次调整了心情后,艾伦行云流水般将炮制好的药材扔入干锅中。

渐渐的,锅中盛满了混合着各种药材药剂的液体。突然大釜下窜起了噼啪作响的火苗,大釜里的液体热的很快,表面不仅开始沸腾,而且迸射出火花,像烧着了一样,蒸汽越来越浓。

黑色的复活石被艾伦托在了手掌中,他轻轻抚摸了一下石头的表面,这块菱形石头在他的手中旋转了一圈,小女巫的身形出现在了这间正被漫天星光投射的房间里,她那浅银色的双眸扫过房间中央的大釜。

艾伦和卢娜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小女巫轻轻悄悄地走向了大釜,随后凌空飘起,她的身形渐渐被那釜中的药剂淹没。

火光中,艾伦专注的面庞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艾伦举起法杖闭上眼睛,对着大釜说道:“父亲的骨,无意中捐出,可使你的孩子再生!”艾伦从谢诺菲留斯身上割下的那块手指骨应艾伦的召唤升到了空中,轻轻的落在大釜里,钻石般的液面破裂了,嘶嘶作响,火花四溅,液体变成了鲜艳的蓝色,一看便知有毒。

“啪”的一声,家养小精灵麦琪应艾伦的召唤,出现在塔楼中,“麦琪,为了让卢娜再度回到这里,你愿意为她牺牲掉你的手来完成这个魔法仪式吗?”

“麦琪的荣幸!”一向乖巧的麦琪,虽然还有些懵懂,但对一只家养小精灵来说,哪怕她不像其他同类一样被奴役化这么严重,但这种能帮上主人大忙的事让她充满了荣誉感这简直是家养小精灵们梦寐以求的机遇,更何况是为了自己的女主人罗伊纳拉文克劳!如果不是她见自己的男主人艾伦在千年前满意自己的服侍,就顺手让自己休眠在塔楼里的那个不断变换着的时间区域里,自己是没机会在千年后还有机会和他们重逢的。

艾伦从来没有怀疑过麦琪的忠诚,更没有想过她会拒绝。麦琪伸出左手,然后干净利落的用右手手指在自己的左腕上画了一圈,当手指所虚画的路径归环时,家养小精灵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接着在麦琪强忍痛苦的压抑喘息声中,她把自己削断的左手扔进了大釜里。

艾伦连忙将事先准备好放在桌上的疗伤药剂敷到了麦琪断掉的手腕上,并用手隔空轻抚着对方的反口,用魔法和药膏为麦琪止住了疼痛和不断涌出的血液,接着又心疼爱怜的擦了擦家养小精灵额头上因疼痛而冒出的冷汗,才招呼着想要继续帮忙的麦琪干净去休息养伤。

接着,艾伦法杖下面的水晶球光芒四射,里面的灵魂能量汩汩流出,“仇敌的魂,被迫献出,可使你的敌人复活。”流向了滚滚翻腾的大釜,霎时大釜中的液体立刻变成了炫目的白色。坩锅快要沸腾了,钻石般的火星向四外飞溅,如此明亮耀眼,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黑屏,鹅绒般的颜色。

活力娇艳青春度假沙滩美少女

最后,他将那只渡鸦吊坠扔入了大釜,随着一阵嘶嘶声,它沉了下去,艾伦听见了它碰到大釜底发出了钝钝的声响。

突然大釜上的火星四溅,随之腾地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当火焰渐渐熄灭,一个光裸粉红的肉茧在半空中慢慢展开,弯曲的脊柱渐渐伸直,就如同一个胚胎在急速中成长一般,女孩的躯干形状随之渐渐展开,她脸上的五官如被无形的手雕琢一般渐渐成形,当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双脸时,原本还没分开眼皮的眼窝也总算开了口,她睁开眼睛时,浅金色的头发,突然从光秃秃的头上肆意疯狂地生长出来,无风自扬在她**的背后飘荡着。

卢娜对旁边眼睛红通通的艾伦笑了笑,便将目光从男巫身上移开,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她举起了双手,活动着手指,抚摸过自己的脸庞、胸口、手臂,感受到自己实实在在的躯体,感受着脚下在消耗掉药材能量后急速冷却的大釜内壁所传来的凉意。

小女巫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试图让自己从这口大锅从爬出来,才发现这对她的个头来说颇有难度,这时艾伦将自己的那件渡鸦斗篷巫师袍取下来,披在了她那光溜溜湿漉漉的躯体上,结结实实地一把将她拥在了怀中抱了起来,感受着怀中从斗篷里面传来的温热的躯体,之前一直不敢打扰对方的艾伦松了一口气,他仿佛这会才真确定了对方是的确活了过来一般。

被抱出炖菜锅的卢娜刚顺势用下巴垫在了艾伦的肩上,只听到耳畔艾伦磁性的声音响起:“我说过,再见到你,一定给你一个拥抱。”

卢娜稍微伸直了一些,让自己的额头贴在了艾伦的脸,接着她忽然一反常态,用和平时恍惚满不在乎语气完不同,非常认真的说道:“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从对方一脸严峻的表情中意识到了这个要求的严重性,艾伦也非常郑重的点点头包含深情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什么事情让你感觉这么为难?和死神有关吗?”

“你得和我爸爸说明一切…”平时完不在意他人目光的卢娜,此时那双凸凸也不自觉的避开了艾伦那坦诚的视线…

“好!没问…诶?!”艾伦先是条件反射式的满口答应,然后才反应过来不对诶了一声。

这突如起来的要求内容完出乎艾伦的意料之外,艾伦不由得也苦笑出声,他也觉得非常的为难,这要让他如何说出口呢?想到谢诺菲留斯当初即便是断了手指,也在追问卢娜消息那疯狂的样子,艾伦的心里有些发毛特别在意识到弄断了岳父手指正是他自己的时候。

卢娜此时仿佛完失去了看透人心的能力,她就像不知道艾伦心中所忧虑的内容似得,貌似认真地解释道:“你答应就好,我爸爸在很麻烦的,这让我自己怎么说呢?我总不能告诉爸爸,我的年纪其实比他还要大是为了重新获得一具年轻的身体才成了他的女儿吧?而且我已经和你有了一个年纪比他还大的女儿了,他已经当上外公了!更不能对他说是我要你将他的手指削断的吧?”

艾伦苦恼的挠了挠头,垂头丧气地点头承担了这个向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先生解释的任务:“不过我得先回一趟魔法部露个脸…”他的内心充满了忐忑,他甚至一度认为在这种情形下见家长比当时和伏地魔决斗时难度要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