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水车房子中,她的话很迅速,“东西你已经拿到手了,快走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洛老板忽然问道。

她本欲离开,此时却不得不停了下来,下意识道:“什么……是怎么做到的?”

“让两个梅菲尔同时存在,并且合理地存在。”

眼前身穿神殿卫队制服的梅菲尔,脸色忽然一沉,突然出手:“你不是应该拿走它的人。”

此时的梅菲尔,赫然是想要将她刚交出来的盒子夺回……但让她意外的是,本已经做好了一场恶战准备的她,此时却意外容易地将盒子拿了回来。

或者说,是洛老板直接将盒子扔了回来。

“既然我不是应该拿走它的人,那就还给你吧。”洛邱看着惊疑不定的她,淡然道:“去交给你觉得应该给的人。”

“你到底……”梅菲尔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盒子,不禁皱起眉头。

“我是谁不重要。”洛老板却笑了笑道:“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一位正在探查梅菲尔小姐为什么会被困在同一天的冒险者……对于我来说,比起能够从这里获得的宝物一类的东西,事情本身的真想会更加的有价值一些。”

她沉默不语。

洛老板便道:“当然,如果你愿意现在告诉我真相的话,我也会很乐意倾听。但如果不想,我也会一点点地探寻下去。”

雪地清纯唯美女孩长发撩动氧气写真图片

“随你。”她忽然抬起了头来,身后向,藏于黑暗当中,“但愿你不要后悔才好、”

“最后一个问题。”洛老板却忽然问道:“第一次,我在马利克队长房间门外捡到的那把钥匙,是你留下的吧。”

没有回应……那藏于黑暗当中的身影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外边依然是水车转动的声音,然后溪流对面,村子的庆典,才刚刚开始……洛老板走出了水车房,看着溪流上倒影的灯火,忽然伸了个懒腰,低声自语道:“不知道格尔斯先生他们准备好了没有。”

反正他是不打算准备什么的,蒂娜小姐的化妆师其实已经很好的了。

……

……

庆典会出现一个大祭,地点就在村庄的广场处,这里立着了一座巨大的雕像,是以为端坐在神座之上的蒙眼女性的雕像:女神【普拉玛】。

年青的男女双双地来到了大祭的会场。

他们在等待,等待祝福的到来——并不是传说中另一位从未出现过的女神【歌莉坍】的祝福,而是神殿使者带来的,属于女神【普拉玛】的祝福。

他们相信,在女神【普拉玛】的祝福之下,今天能够顺利结合的年青男女,将会获得一生的幸福。

而主持这次女神【普拉玛】祝福之人,便是即将要送上神殿去成为祭祀之人的祭品……埃里克家最小的女儿。

看到埃里克了,他此时正与自己的妻子站在了一起,脸上是激动的泪水。

“大祭,将要开始。”一名老者此时手握着权杖,缓缓走出,“现在,请有意在今日结合的年轻人,走出来,准备接受来自女神【普拉玛】的祝福!”

此时,四周的火盆猛然点亮,温度与光度,一瞬间攀升了许多……那承载着祭品的轿床处,只见一名披着面纱的女子,缓缓走出。

掩盖了面容的关系,是因为自从成为祭品之后,祭品身心都已然属于神殿的神灵……自此之后,她的容貌,甚至她的声音都只能属于神灵,禁绝与凡人的直接接触。

至于祭品少女的旁边,则是站着了一名浑身都包裹在了黑色铠甲当中,背带着双剑的高大之人。

神殿神使……代替女神【普拉玛】在部落行走之人。

此时,年青的男女牵着手,从会场的各处缓缓走出……有祭乐响起,让一切变得庄严起来。

那身穿黑色铠甲的神使此时看着祭品少女点了点头,便见祭品少女缓步走向了女神【普拉玛】雕像的面前。

“等一下——!”

突兀的声音猛的响起……这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似的,一瞬间就打断了此时大祭现场的肃静。

众精灵们此时不禁疑惑地看向四周,想要找出这打断了庄严大祭之人。

“现在还不能开始!”那声音此时再次响起:“因为还有一双应该接受祝福的恋人,还没有到来。”

“胡闹!”手持权杖的老者,此时用权杖重重地在地板上一敲:“这是哪家的孩子,如此的胡闹!”

“别急,我这就出来。”

只见一道身影,此时从高处负手跃下……一身雪白的衣袍,脸容俊美,并伴有鲜花花瓣的飘零。

雪白衣袍的俊美精灵此时轻若鸿毛落下,“既然今日是相爱之人结合的夜里,自然不能少了我们这一段,你说对吗……我的爱人,乔丽娜。”

这话雪白衣袍美男子是看着祭品少女说的。

至于乔丽娜,却赫然就是埃里克家的小女孩……这次祭品少女的本名。

“他这是要做什么?”

“他竟然想要向祭品之人示爱……难道还妄图希望能够得到祝福?”

“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阻止他!把他打下去……都忘记了当年发生的惨剧了吗?”

年青的精灵族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此时却纷纷变了脸色……尤其是这次祭品少女的父亲,老埃里克更加是受不住刺激似的,直接就捂住心脏晕厥了过去。

“胡闹!胡闹!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手握权杖的老者……部落的村长此时大皱眉头:“为何我从来没见过你?”

“我叫做格尔斯。”俊美的青年……格尔斯此时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来:“村长你对我没有记忆并不奇怪,只怪我平日太过低调而已……但是,今日我所爱之人就要成为神殿的祭品,在这个时刻,我感觉到我要爆了,已经不容许我低调下去了——我要向这位神使挑战,打败他,然后带走我的挚爱,乔丽娜啊!”

深情脸。

……

“他…他这是要做什么?”人群当中,用帽子挡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的斯内夫先生此时不禁张了张口,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他们在茶座的时候就分散行动了……尽管相约碰面的时间和地点是晚上庆典的现场。

然而早早到来的斯内夫先生,却一直没能找到其他人,只能暂时按兵不动地藏在人群当中——直到格尔斯医生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时候他就有种不妙的感觉,却没想到格尔斯居然会用这种骚包的方式出场,并且上来就要挑战神殿的使者……

“其他两个在什么地方……”斯内夫先生此时不禁飞快地在人群中试图寻找蒂娜以及洛邱。

但格尔斯的宣言实在是过于震撼的关系,以至于让人群中已经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听说从前,真的有人成功地打败过神使,将祭品少女带走啊……”年青的精灵们在窃窃私语。

“为了所爱之的人,不惜挑战神使,成为众矢之的,好浪漫啊……”

“我知道,他们就住在了村子外沉睡林另一边的那座山丘下面……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叫作梅菲尔……”

“好想听说,是因为梅菲尔这个罪人之子逃走了,才不得不让老埃里克的小女儿成为祭品的,虽然说是一门三祭品,可是女儿都成为祭品了,老埃里克也挺惨的,死了之后连个扫墓的后人也没有……”

才刚刚醒了过来的荣耀加身的老埃里克,此时双眼一翻,索性又昏厥了过去。

眼看着这场骚乱已经无法平息下来,老者……部落村长急了,连忙看向了作为祭品的少女乔丽娜,下意识道:“这个真是你的爱人?”

蒙面的祭品少女此时仿佛也是着急,只见她正要说话的时候,黑甲的神使却忽然伸手一拦,从头盔內透出的声音显得沙哑低沉,“记住你的身份,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都是属于神灵,你的容貌,你的身心,甚至你的声音。”

祭品少女无法回答村长的问题,然而目光却不禁露出了慌乱之色。

黑甲神使此时直接从背后抽出了两把宝剑来,淡然道:“既然有人要挑战我,那就挑战吧……并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我很快就会结束这次的决斗。”

“那…那好吧。”精灵村长无奈,只能退下,并且示意让原本等待祝福的那些年轻的精灵男女先行退下,再让人将庆典会场也清空出来。

只剩下身穿白包,一尘不染的格尔斯医生此时负手而立,与黑甲神使隔空对视,气氛逐渐地焦灼了起来。

“你不动手,那就让我攻上来吧。”黑甲神使淡然说道,手持宝剑,一步步走来。

不聊格尔斯医生此时却冷不丁道:“等一下,还有人!”

“还有什么人?”老村长此时气愤地说道,他已经让人却查一查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了,这么的不懂事,然而至今都没有找到出来认头的。

格尔斯此时轻笑一声道:“或许你们不知道,真心爱着乔丽娜的,并不只有我一个……哦!乔丽娜,你就是天星的明星,是如此的耀眼,你可知道,你的美丽是一份罪,一份除了让我之外,也还有人深深地沉沦其中,不能自拔的罪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在生命当中遇见你?”

“还有人?”黑甲神使可不在意这捣乱青年的那些肉麻之词,但却在意还有人这件事情。

只见格尔斯此时忽然伸手一指,朗声道:“出来吧,【黄昏之剑】斯内夫!我已经看见你了!乔丽娜就在这里了!我们的挚爱她就要被送上神殿,难道你还能忍受这种永远的别离吗?”

人群此时因为格尔斯的指向而纷纷散开——于是,藏在人群当中的斯内夫不得不暴露于众人的目光之下。

黄…黄昏之剑?

只见暴露的斯内夫先生此时一副咬牙切齿,浑身颤抖的模样——气的。

“他…他就是另一个也深爱乔丽娜的家伙……这么老?”不知何时,被妻子用冷水弄醒过来的老埃里克在醒来之后,顿时又双眼一抹昏死了过去……这次还吐了些白沫出来。

“胡闹!胡闹!!”老村长又是不断地敲着地板。

“爱!是超越一切阻拦的!爱,是可以超越年龄的差距的!爱!”格尔斯医生此时捧着心,朗声说道:“我也很难受,我也很痛苦!但同时我也很感动!黄昏之间斯内夫,他的爱是如此的卑微,他尽管是如此的丑陋,但这一刻,他是高贵的!因为他愿意为了真爱,而陪我走上这条挑战者之路啊!”

——我劈死你这个魂淡啊!!

斯内夫先生一个不小心就因为太过愤怒的关系,直接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出来……但却让四周的群众顿时向后挤去。

他看着此时的状况,怕是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只能咬了咬,从人群中走出,走到了格尔斯医生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打赢了这个神使再说,记住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的。”格尔斯医生飞快地说道。

斯内夫只能冷哼一声。

黑甲神使仿佛并不在意多一个挑战者似的,此时反而不急着进攻,“可以开始了吗?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我将会马上结束这场闹剧。”

一道人影此时迅速地闪身而至……却是一位看起来身材娇小的可爱女性精灵。

“既然他们都上来了,我好像也不能不管了。”女性精灵……打扮的女佣蒂娜,此时眯眯眼地笑了起来:“这次的挑战,也算我一个吧,我也要为了乔丽娜而战斗呢。”

“胡闹,胡……”

老村长此时又敲着自己的权杖,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惊醒过来了的老埃里克打断……这位一门三祭品的荣耀之人,此时气愤地将老村长给按了下去,尖叫着说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这次老埃里克反而没有昏,而是怒火中烧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你教的好女儿!!一个就算了,现在连老家伙……女的都来了!!她口味怎么就这么重!”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可能和这三个家伙一起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的时候,这次轮到老埃里克的妻子吐了白沫昏死了过去了。

########

PS: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