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瑶愣了下,随后浅笑着,“我连恨的资格都没有啊。”

姚哲余搂过妹妹的头,按在肩膀上,“哭吧。现在没外人了。”

姚瑶双手抓着大哥的胸口衣襟,低声笑着,越笑越大声,“没什么可哭的,弱者才会流泪,我从不流泪。”

她从不流泪,小时候,她被庶女算计过就知道哭泣没用,只有自己变强才能报仇,只可惜她碾压了庶女,却斗不过爹。

姚哲余松开妹子,“你不是喜欢首饰吗,我带你去买首饰。”

姚瑶弯着眼睛,“好。”

首饰铺子,竹兰带着雪晗来的,对,还有闯了祸的明瑞,这小子胆子是真的大,偷拿雪晗的首饰藏着,得了,好好的一套首饰,步摇和簪子都变形了。

明瑞捂着荷包跟着上了二楼,呜呜,他就是想藏起来的,没想到被抓一激动弄坏了,完了,他的荷包里的银子要没了,现在爹可不会大方的给他许多银子了,他荷包里的银子花了不少了,这回是要见底了,他好不容易攒的啊。

竹兰余光看着小孙子,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应该说,这小子胆子一直很大,明腾都比不上,明腾爱玩爱闹,可从来不会朝雪晗下手,明瑞就不同,这小子记着雪晗告密他逃课,就想偷偷的藏首饰。

明瑞见奶奶看他,吓得立马挺直了腰板,讨好的笑着,“奶奶。”

竹兰捏着明瑞的耳朵,“胆子挺大啊,现在知道的肉疼了?”

明瑞何止肉疼,他的荷包一定空了,他都听到掌柜的话了,步摇和簪子都要重新打造,他才知道自己手气这么好,拿了最贵的一套首饰。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竹兰松开手,“哼,让你长些记性,看你还敢不敢。”

明瑞揉着耳朵,他是真的不敢了,现在他后背都发凉,姑姑看他的眼神太像奶奶了,他总觉得要完。

雪晗没生气,她知道这小子有分寸,这次纯属意外,可这小子胆敢报复她,很好,她记住了。

竹兰看了眼新品的首饰,手里没余钱啊,这一家大家子真是吞进的巨兽,衣食住行都是银钱,加上现在又多养了些周书仁受用的人,花销真是巨大啊。

竹兰只能过过眼瘾了,等银子都入账的,前些日子爹娘来信了,周家的果园子今年也不错,只等着都卖掉了,对,还有李家,已经秋收结束了,粮食都处理了,过些日子会送过来。

掌柜的写好了单子,竹兰收了起来,“付银子吧。”

明瑞长的好啊,头发散着跟女娃娃似的,小家伙也不大,皱着眉头不舍得样子,惹得看首饰的顾客发笑。

掌柜的稀罕啊,这是周大人的孙子吧,长的是真好,不过,一个小娃娃都能拿出五十两,真是开了眼界了,周大人的家底真厚实。

明瑞捏着银票,“我不要银子,换成金子找给我。”

他可没力气拿十几两的银子,还是金子容易拿。

竹兰捏了捏孙子的脸蛋,这小子也喜欢把银子放在身上,不过,现在赵氏不会了。

掌柜的道:“小公子等一下,我这就去给小公子换金子回来。”

明瑞的礼数不错,“劳烦了。”

掌柜的回来很快,明瑞笑眯眯的收了起来,心里告诫自己,最近可不能再花银子了。

雪晗盯着明瑞的荷包,勾着嘴角,还有银子啊。

竹兰拉着明瑞,“出来有一回了,我们先去糕点铺子买些糕点,然后就回家。”

雪晗幽幽的道:“我心里难过啊,也不知道谁能安慰请我吃糕点,否则心情不好。”

明瑞伸出手拉着小姑姑,抬起头肉疼的道:“小姑姑,我请你吃糕点。”

雪晗笑眯眯的,“乖。”

“哈哈。”

竹兰顺着声看过去,姚二小姐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楼的,看样子站在楼口处有一会了。

雪晗有些不好意思了,“姚二小姐。”

姚瑶见礼,“恭人,周小姐。”

竹兰笑着,“二小姐和世子是来看首饰?”

姚瑶道:“是,我喜欢首饰,听哥哥说这家的首饰不错。”

竹兰了然了,“看来上次世子爷是给姚二小姐买首饰了。”

姚瑶点头,“是,我的生辰礼。”

竹兰又道,“恭喜世子了。”

姚哲余客气的道:“恭人客气了。”

竹兰点头,“那就不打扰了。”

雪晗对着姚瑶点点头,拉着好奇的侄子跟着下楼了。

明瑞边下楼边回头看着姚世子,姚哲余愣了下,真是敏感的孩子啊,他只是多看了两眼就被发现了,大方的回看着,他的一点任性念想已经放下了,没什么可掩饰的。

明瑞回了笑脸,原来是他看错了。

姚瑶等人走了,“周大人家的子女都不错呢!”

姚哲余,“家和万事兴。”

姚瑶赞同啊,是啊,周家的气氛真让人向往,没有闹心的姨娘,没有让人恼火的庶出,“安和真幸运。”

回到府内,明瑞就跑了,小姑姑太欺负人了,欺负他买糕点不说,还这么早和他说明年五月份的生辰,呜呜!

雪晗看着逃跑的明瑞,跟她斗太嫩了。

竹兰对雪晗道:“你也回去歇一会吧。”

雪晗算着时辰,“不了,娘,我回去上课了。”

“嗯。”

竹兰回了主院,听到小儿子哈哈笑的声音,快步走进去,只见昌智和苏萱两人逗着孩子,“你们两人怎么一起过来了。”

苏萱是被昌智拉过来的,想到昌智的话,耳根子红了,“我们知道娘出去了,就来哄弟弟玩一会。”

竹兰看着昌智,这位竟然舍弃了书逗孩子,真是让人意外,“你们真的没事?”

昌智脸皮再厚也不能说,他拉苏萱来为了沾沾孩子气,好早点生个孩子出来吧,他,咳咳,他觉得有了孩子,娘子的注意力就不会都在他身上了,他就可以多看看书了。

竹兰疑惑的看着昌智,这小子耳根子都红透了,再看苏萱低着头都不敢看人了,竹兰明白了,“你们才刚成亲,要孩子不着急顺其自然就好。”

苏萱手痒痒了,她想挠昌智,今个真是丢了大脸了,好像她急着要孩子似的。

昌智咳嗽一声,“娘,您知道不用说出来的,怪不好意思的。”

竹兰,“…….呵呵。”

昌智觉得不能待了,他不是娘的对手,拉着苏萱,“娘,我们先走了哈。”

苏萱都要气死了,有他这么拉着人就跑的吗?她虽然没什么形象,可也不想彻底丢了形象啊!

在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