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火焰中传出来魔咒爆裂造成的巨大破碎声让这间本来就因为战斗而吵闹的死亡大厅反而在瞬间显得安静了一些。脚下的高台开始晃动,让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巫师中的两位不得不手脚并用地撑在地上避免自己跌倒——艾伦用镜像术制造出来的、还没被伏地魔消灭的三个幻象动作也是如此。

在震动中,地上的石面开裂,碎石四处飞溅——那间拱门却完好无损地矗立在原地。在一片混乱之中?,艾伦的念咒声在整个死亡大厅里响起,他正用魔杖施展强力的召唤魔咒——一个接一个上下颚骨不断开合、发出无声尖叫的骷髅头骨沿着在虚空中的两道火焰轨迹出现,最终在残缺的高台上组成了一座由头骨组成高大的拱门。

伏地魔本人虽然因为天性和带有强守序天性的魔鬼并不合拍,除了逃难几乎一辈子都呆在英国、混血出身的他也没太多机会接触这种风格的召唤咒,但凭借比刚才艾伦召唤出克拉肯触手投影还要强大的威势,以及从拱门内传来的浓烈硫磺味,他意识到这次来的怪物会不再是投影而是本体会被拉到这里——并且显然是某种大魔鬼。

于是伏地魔便立刻做出了回应,他并不急于去消灭艾伦已经所剩不多投影,他并不想把运气赌在是否能命中艾伦的本体上面。这一次,伏地魔不得不从稀薄的空气中重新变出一个崭新银质的盾牌来抵挡可能会受到的攻击,并且他在身体四周补下了不少超强铁甲咒制作的保护性力场护盾。

刚为自己重新补上防护的伏地魔,抬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那道拱门里走了出来,它丑恶的形象似乎只有在他小时候孤儿院做的那些疯狂暴乱的恶梦中才会出现——高大的身体上覆盖着深红色的鳞片,背后伸展出一对巨大的蝙蝠状翅膀,长着山羊一样的犄角的头颅上,绿色的毒液不断从长满獠牙的大嘴里滴落,掉落在地上后腐蚀出一阵阵烟雾,它的腰部上系着一根挂着三颗不断发出尖叫的类人生物头颅的腰带,巨大的燃炎巨剑则被利爪般的大手紧握。

“杀了那个没鼻子的!”在和这只深狱炼魔进行了瞬间的意志抵抗驯服它后,艾伦正处在变声期的嗓音变得有点尖锐也没了平时的温和,他用手指着伏地魔。

那魔鬼飞奔过破碎的地面,朝向神秘人冲了过来,伏地魔制造的超强铁甲咒护盾每一面只能稍微阻碍对方几秒就激起一阵蓝色光芒破灭了,深狱炼魔在快靠近伏地魔的时候对着他举起了那把燃烧着的巨剑。

来自地狱的怪物用自己的类法术超自然能力影响了伏地魔,让伏地魔感觉到平时已经很难体验到的恐惧,那魔鬼将会夺走他的灵魂后吃掉他尸体的的信念传递到了伏地魔脑海里。

哪怕在躲藏生涯中也不间断地学习,几十年对魔咒漫长的练习以及性格上骄傲在此时发挥了效用,伏地魔加强了大脑封闭术的施展,他可以感觉到那不正常的恐惧的情绪瞬间被消弭到无影无?踪——这让多年没有被人影响过心智的伏地魔怒气冲冲,让他记起了刚好适合的魔咒——放逐术。

深狱炼魔在伏地魔的魔咒下停止了动作,艾伦恼怒地命令它继续执行任务,而伏地魔则想暂时夺得它的指挥权,命令它立即返回它原本的世界。

魔鬼夹杂在两名强大巫师之间——两种意志的无形争锋让这只魔鬼进退不得。

艾伦和伏地魔此时除了一边用魔力和意志维持着对抗,一边注意着对方,期待着对方先眨眼、先嘴唇抽动或者先抖动手脚——瞬间的多余动作就足以被对方抓住机会。

青春少女闺蜜照运动场上活力四射图片

两人谁也没有再移动,那三个艾伦的镜像幻影也在原地一动不动。得到拉文克劳传承的艾伦在知识和天赋潜力上已经不亚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凡人巫师了,他已经比在成长历程上几乎只能靠自己的伏地魔博学太多了,并且这只魔鬼还是响应艾伦本人召唤而出现的——这对召唤者来说很有利。但是伏地魔同样是一名惊才绝艳天赋异禀的强大巫师,而且一九二六年出生的他,到目前近七十年的成长,让他的经验和魔力还是比没有成年的艾伦强大一些,哪怕在这场对抗中处于不利境地,他还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扭转了场面让它势均力敌起来。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魔杖肆意挥舞,佩内洛的身体以种种恰到好处的角度躲过了对方疯狂射出的魔咒,并同时快速回击——显然性格相近的两人毕竟还是有所出入,女食死徒虽然杀人经验丰富,但显然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战斗训练,她更多的是凭借多年在杀人中磨砺出来的经验、靠着感觉和肆意妄为的黑魔法利用本能在战斗。

而女傲罗不同,她更年轻身体也更加强健,接受的可以算是魔法部的高等专业化教育,并且有着拉文克劳图书馆和训练间作为底蕴,虽然有着类似疯狂因子的本性让她时常也忘我的沉浸在嗜杀的战斗中,但秩序对她的影响早已潜移默化了。

两根魔杖嗖嗖地射出亮光,她们脚边的地板变得滚烫、开裂,距离越来越近的两个女人的战斗越发激烈了。

躲避动作越来越大的贝拉特里克斯不得不连续施展了好几个铁甲咒才把佩内洛的魔咒弹开或者躲避掉,“哈哈……你很爱他吗,傲罗小宝贝?可惜你爱的人就要死了。”

“啧啧啧,真是差劲呢,老女人,看来衰老的不仅仅是你的容颜,这身体也……啊哈哈哈!”佩内洛的一道魔咒击中了贝拉特里克斯脚边的地板,炸裂飞起的灰尘洒了躲避不及的贝拉特里克斯满头满脸让她很是狼狈,这也惹来了佩内洛的一阵张狂地笑声。

贝拉特里克斯甩了甩头,她甚至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好像听见了哪个女孩居然在唱歌……她的手忍不住摸上了自己因长年在阿兹卡班受尽折磨而失去往日美貌的脸颊,散乱的卷发下,她的眼珠子气得似乎都突了出来,“钻心剜骨,小女表子,我要毁你的脸然后再杀了你,年轻又怎样?短命鬼!”她高声嚷着,也不再用那种婴儿般的假嗓音了,嫉妒和怒气在她的心中不断地翻腾着,她想要将眼前的这个小婊子用钻心咒折磨上万次——虽然贝拉实际上近一年的恢复已经多少让她依稀有了几分入狱前的美丽。

佩内洛再次利用远超正常巫师灵活的身手闪身避开了这道不可饶恕咒,并将贝拉特里克斯的表情部都看在了眼里,她开始用高高在上的语气继续奚落女食死徒,“那你试试啊,我和你可不一样呢,毕竟我可没有嫁给别人。”

“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结婚了。”穿着低胸衣服的贝拉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恶狠狠地甩出了一个恶咒,“今天主人马上就能把他杀了,想结婚?等我干掉你后和他在死神的见证下结吧。”

皱起眉毛的佩内洛用魔杖挑开对方的魔咒,然后想起什么似得甚至显得有点开心,她扬起一边嘴角嘲讽她,“你自己也承认艾伦会我和结婚吧……呵呵,倒是你,你的主人对你那样的不屑一顾,看样子你永远也得不到所爱,艾伦可从来不会那样对我。”

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佩内洛看着自己逐步占据上风将眼前这个疯女人逼近了蓝色火焰,她的笑容也越发残酷起来——她想用艾伦的火焰烧死眼前这个食死徒女巫,如果伏地魔真的有那么一点在乎她的话,这样一定能对艾伦的决斗起到帮助。